栏目

任日与蜜蜂的不解之缘

对于国内艺术界的人来说,任日这个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在国外媒体和艺术学者眼中,他是最具潜力的中国新一代艺术家。由于他的展览主要集中在海外,所以他在国外的知名度远大于国内,华尔街日报、赫芬顿邮报等都对他进行过深度报道。近期他刚刚获得德国“Kaiserring Award(凯撒林奖)”的年轻艺术家奖,凯撒林奖在国际上享有非常高的学术地位,著名的亨利摩尔、博伊斯、恩斯特、德库宁、克里斯托、基弗、马修巴尼等大师都曾是该奖项的获得者,而任日是第一位获此奖项的亚洲艺术家。...

Read More

艺术与科技:一次危险的去经验化

在“艺术与科学”的话题下,艺术的思维是一场去经验化的危险游戏,不仅无法预测未来与结果,还要饱受思维定式作祟的争议,但不论是运用科学领域的实验方式反思艺术,还是从思维领域打破科学的有序,或是通过两者的结合来思考艺术与科学的边界,作为观者,发现这其中的隐喻以及这隐喻背后的思考方式是令人兴奋的,而与之相关的工作方式的展示也是我们所期待的。...

Read More

“反画室”:自然呈现与自然还原

既然美术馆、画廊、大学及其他自由思想的机构的好意已经使当代艺术丧失了它的先锋性,那么,艺术家为何不能从美术馆-画廊体系及评论家-程式化的研讨会体系中脱离出来?创造一种美术馆、画廊无法占有,评论家无法抓住阐释的艺术。...

Read More

当我们谈论行为艺术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要成为一个行为艺术家,你必须要恨戏剧。戏剧是假的……刀不是真的刀,血不是真的血,情绪不是真正的情绪。行为艺术表现则正好相反:刀是真实的,血是真实的,情绪是真实的。”这是玛丽娜早年在被批评家问及:“你如何看待戏剧与行为艺术的区别时”所做出的回答。凭此回答,可以看出玛丽娜对于戏剧/剧场是一无所知的。这个立场看似非常正确的言论迅速影响国际行为艺术界。...

Read More

陈卫宏:收藏未来的企业家

20世纪90年代,怀揣着创业梦想的陈卫宏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当即决定从油画布做起,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陈卫宏是土生土长的无锡人。从江大毕业后,他先后换了两家企业,跑了3年销售,陈卫宏说:“不能说这3年的业绩有多好,但的确让我上了一堂丰富的社会大学课程,为我以后的自主创业打下了基础”。...

Read More

你是太阳的子民,还是无产阶级

2015年8月6日,“一轮红日——刘成瑞个展”在北京草场地上品艺琅空间开幕。艺术家全身涂上红褐色;两根筷子般粗细的钩子穿过艺术家的锁骨,与从天而降的红色丝带系在一起;一轮“红日”高挂在墙上;一整块2吨重的巨石放在展厅一侧;在整个行为过程中,艺术家承受着痛苦与束缚,面无表情地用大锤分解一块近2吨重的巨石,累了就在“红日”上休息。...

Read More

大梦回归后的丁武

20世纪80年代,在思想启蒙和市场经济的大潮涌入中国的时代,人们开始重新寻找自己,启蒙思想在中华大地上蓬勃发展,压抑已久的人们开始寻找表现的途径,思辨与呐喊齐鸣,挣扎与努力并存。丁武,一个美术专业的毕业生,却成为了中国摇滚音乐的先行者,在启蒙的时代里呐喊、挣扎。...

Read More

始终想打破绘画边界的杨千

一个艺术家无论他或她具有多么大的成就或是微不足道,都脱离不了生活,无论他的创作是什么题材,什么类型,或具象或抽象,他们都离不开他们所生活的时代和社会,以及他们最日常的生活。可以说艺术家与社会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Read More

当代艺术,如何收藏

收藏家张锐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买单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收藏了大批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而且他所建造的家居美术馆被传为佳话。此次《绝对艺术》邀请到收藏家张锐以及上品艺琅董事长谢蓉,共同探讨家居美术馆与私人收藏话题。...

Read More

如何应对春拍低谷

2015年中国内地春拍落下帷幕,总成交额仅为244亿元,遭遇了2011年以来的最低谷。虽然成交指标出现下滑,但单幅作品均价却有所提升,这说明拍品在缩量的情况下越来越精品化,尤其是在现当代艺术板块表现得比较明显。但是否就可以说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是市场的“硬通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