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ISIS、多元文化与当代艺术

911 阴影尚存,伊斯兰世界的再发酵将巴黎变成新的炮灰,德国集体骚乱和性侵事件更是雪上加霜,这让旧大陆在面对种族问题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全新挑战。对于欧洲而言,种族问题不仅是历史进程中始终萦绕的宗教难题,更是殖民时代结束和民族国家兴起之后,世界秩序重新洗牌的后果。自法西斯开出的大屠杀解决方案被全面否定,种族极端主义就此被永久封印。但是,这并不代表问题得以圆满解决,甚至,疲惫的老欧洲不得不更加依赖于异质文明的价值补充、信仰补位,以及前殖民地的劳动力输入,从而被更深地卷入当年德国人所面临的处境。 作为一种回应,尤其是80 年代以来,多元主义替代了你死我活的二元论,成为了新的解决方案。显然,这是一种相对积极的措施,但多少也是欧洲人的迫不得已,而且,即便如此,依然被赛义德、斯皮瓦...

Read More

下一个十年,艺术行业前瞻

当如我一样曾经害怕被数字化控制而拒绝使用Iphone的人终于也有一天由于刷屏过度而诱发结膜炎的时候,我是彻底意识到了数字信息化对于日常生活无孔不入的侵入和占有。这种占有悄无声息且名正言顺地压缩了我们原本自然有序的生活空间。当所有人都成为手机控,越来越多天生弱视的下一代出生不久便戴着大大的镜片。想到20年前近视眼被视为洪水猛兽,现在一刀LASIK便能天下太平。曾经被长辈们督促写45分钟作业就要眺望窗外绿树,后来绿树都变成了摩天楼,我在公车上刷微博的间隙抬头看了看窗外的站牌,这就是目光离开手中的终端所谓的远处。那一刻,电子和信息技术引领的第五次科技革命,正把全人类又一次地置于重大的技术变革周期中。虚拟世界通过对于随身携带的终端无穷无尽地迷恋而随意拓展,与此同时我们对于身边可以感知的空...

Read More

无孔不入的“净化器”

随着一场持久性的雾霾闯入我们的生活中,无法避免地给人们带来了不小的恐慌,可是我们终于还是习惯了雾霾在自己生活中的位置,这不得不令人怀疑,它甚至可能在将来的某一天被植入我们的伟大传统。客观地说,当一件危及到生存权利的事情就这样没有争议的到来了,在我们的纵容中无疑隐藏着一个比我们能想象到的危害性更加严重的事实存在。那就是,我们早已给自己于内心设定了一个净化器,从主观上净化了我们对客观现实危害性的敏感,更不可思议的是净化了我们关于生存权利的政治意识。 人为什么能以一套净化器的机械模式来自觉净化自己自由思维的天性?在自然法看来,人最初是自由的;当人进入社会以后,以族群划分人际界限的思维形成习惯以来,人的自由状态逐渐被压缩,最终形成了一种所谓全民普遍同意的传统在当下的意识...

Read More

身体与意识

尼采曾说:“身体是一种思考,远较最近的精神更为惊人。身体是,一个大理性,一个统一的多元体,一个战争和一个和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