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 巅峰人物

隋建国--让雕塑回到它最原始的状态

隋建国早期的雕塑作品带有很强的符号性,这些符号大多与社会、历史的特殊记忆密切相关。随后,他的创作逐渐抛离了个体的身份,创作进入了更为宏观的视角,从中可以看到一种对时间与空间概念的文化探索。同时,隋建国也成功地将雕塑带入一个全面反省中国现代性的艺术实践中。...

Read More

张大力 从现实到极端现实

在我们所置身的这个时代,艺术家就是社会的痛感神经,当代艺术应该直面真实的痛感神经。假如没有敏感神经,虫牙不痛不痒就会烂掉,直到整个牙床溃败。著名当代艺术家张大力说:“我觉得每个人应该找到自己的痛点,找到痛点以后就知道怎么样解决这个痛点。人是有感情的,酸甜苦辣咸都应该尝试,哪个没有都不好,没有痛光有快乐不行,所以当痛点出现时,在这个里面要找到最有效的创作方式。...

Read More

黄永砯:一个顺便做艺术的读书者

黄永砯:一个顺便做艺术的读书者 Huang Yongping: A Reader Who is Doing Art By the Way. 编辑/孙妍 文/ 吴京颖 摄影/曹迁 导语: 2015年末,德国路德维希博物馆现代艺术协会宣布2016年第22届沃夫冈罕奖授予中国著名当代艺术家黄永砯,颁奖仪式定于2016年4月12日,届时还将在路德维希博物馆举办黄永砯作品展,黄永砯成为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位中国人。 黄永砯不断地自我定位,然后不断地推翻和否认对自己的定位,黄永砯不断地拒绝被别人定位,然后不断纠正别人对自己的定位。他的沉默只是拒绝的表现之一,悖论才是黄永砯的标签。 相对于之前的作品,黄永砯的反体制精神从维特根斯坦式的语言反抗,渐渐转换为现在空间上的争执。语言向视觉方向的转变,黄永砯逐渐回归双眼,去展示作品最为直观的力量。 在《蛇杖》中,黄永砯知政治并非艺术的责任所在,他...

Read More

意识与身体的边界—何云昌

意识与身体的边界何云昌 The Boundary of Mind and Body - He Yunchang 编辑:孙妍 文:唐佩贤 孙文杰 摄影:曹迁 作者介绍: 唐佩贤,英国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博士,其博士论文研究方向为中国行为艺术发展史,概括了自1979年至2010年间中国行为艺术的重要作品。现为行为艺术研究中心创办人、策展人,致力于研究中国及西方的行为艺术发展。 导语: 行为艺术,其根源主要基于对传统艺术的挑战,力图在固有的艺术形式和类别中寻找突破。而其反收藏,反体制,反博物馆体制的意识,在行为艺术中艺术家是以非实物的表达方式体现。作为以自身身体为创作材料的观念,一开始并不太为大众及艺术家所接受,但随着观念艺术的产生,达达主义之后艺术家开始对即有的艺术形式进行思考,而上世纪七十年代正值观念艺术盛行时期,行为艺术中的先锋性,实...

Read More

荒诞的创造

荒诞的创造 Absurd Creation 文 /孙文杰 2000年,何云昌刚到北京,决定去天安门看看。从毛主席纪念堂后面走过,几个约六米至十米高的牌子引起了艺术家的注意,当他走到牌子正面的时候, 发现这些是市政府立的牌子,上面写着欢度2000年,何云昌用相机截取下这个画面。《010》以幽默的视角,消解了纪念碑性的不朽形式。它的构成既像是生殖器,一种肆无忌惮的炫耀,又是北京的电话区号一个代码。《010》和他早期短暂观念摄影创作时期的其他作品一样,诙谐并且举重若轻。 体系的表征不仅是何云昌艺术创作的对象,在作品的实行过程中,体系也扮演着与之博弈的对手角色。例如,受益于友人相助,《金色阳光》(1999)可以在云南安宁监狱进行,艺术家手上拿着一面镜子,把真实的阳光转移到监狱里面去,让阳光照射到最阴暗的角落。又如因为没有...

Read More

身体与意识

尼采曾说:“身体是一种思考,远较最近的精神更为惊人。身体是,一个大理性,一个统一的多元体,一个战争和一个和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