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 绝对视点

水墨炼金术——我的水墨历程2

1987年我去美国时,大家叹息我离开中国水墨界是一个损失。但实际的情况是大家未知的是我从未停止过水墨演进。从1999年至2006年间,我以中国人发粉创作了炎黄基因墨.........

Read More

奇点艺术,走向未来

外国民间故事中,有一个讲述在瑞典希格里德国王时代,七王子和公主巧斗没有心脏的巨人的故事。故事中充满了王子和公主之间的爱情和与巨人争斗的智慧,在中国和世界儿童文学中成为经久不衰的美好经典。但给人们留下深刻记忆的是这位巨人没把自己的心脏放入自身中,而藏于非常秘密之处,直到公主、王子几经艰辛找到它并毁灭之。...

Read More

艺术与科技:一次危险的去经验化

在“艺术与科学”的话题下,艺术的思维是一场去经验化的危险游戏,不仅无法预测未来与结果,还要饱受思维定式作祟的争议,但不论是运用科学领域的实验方式反思艺术,还是从思维领域打破科学的有序,或是通过两者的结合来思考艺术与科学的边界,作为观者,发现这其中的隐喻以及这隐喻背后的思考方式是令人兴奋的,而与之相关的工作方式的展示也是我们所期待的。...

Read More

“反画室”:自然呈现与自然还原

既然美术馆、画廊、大学及其他自由思想的机构的好意已经使当代艺术丧失了它的先锋性,那么,艺术家为何不能从美术馆-画廊体系及评论家-程式化的研讨会体系中脱离出来?创造一种美术馆、画廊无法占有,评论家无法抓住阐释的艺术。...

Read More

当我们谈论行为艺术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要成为一个行为艺术家,你必须要恨戏剧。戏剧是假的……刀不是真的刀,血不是真的血,情绪不是真正的情绪。行为艺术表现则正好相反:刀是真实的,血是真实的,情绪是真实的。”这是玛丽娜早年在被批评家问及:“你如何看待戏剧与行为艺术的区别时”所做出的回答。凭此回答,可以看出玛丽娜对于戏剧/剧场是一无所知的。这个立场看似非常正确的言论迅速影响国际行为艺术界。...

Read More

陈卫宏:收藏未来的企业家

20世纪90年代,怀揣着创业梦想的陈卫宏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当即决定从油画布做起,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陈卫宏是土生土长的无锡人。从江大毕业后,他先后换了两家企业,跑了3年销售,陈卫宏说:“不能说这3年的业绩有多好,但的确让我上了一堂丰富的社会大学课程,为我以后的自主创业打下了基础”。...

Read More

渐行渐远的90年代

1987年,著名的《美术思潮》停刊以后,我被调入了《艺术与时代》编辑部工作。这个杂志由湖北文联下属的几个文艺刊物合并而成,其一开始宣称要走高雅的路子,还强调要“与时俱进”。但由于从省里行政部门下来的一个外行领导担任了主编,而且制定了特别平庸的编辑方针,所以既不为专业人士所认可,也不为群众所欢迎。在很别扭地干了几年以后,我萌生了要调离的想法。于是,我在1992年底冒昧地去找了时任湖北美术社总编的贺飞白老师。 ...

Read More

对艺术界微信朋友圈的零星感受

微信朋友圈比以前冷清了。过去热闹的时候,朋友们都会互相频频点赞或留言,而现在,点赞或留言的数量大幅减少,朋友们发出的微信甚至经常没人点赞,虽然偶尔一天中也有几条微信能够引得朋友们纷纷点赞或留言,但总体上我感觉大家对微信疲倦了,一方面微信的模式逐渐陈旧,只不过由于它完全取代了短信,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电话,所以它的通讯功能让其生命得以延缓,另一方面,尽管其它软件已经出现,但还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或革命性的更新,短时间不太可能发生当年交流的阵地从传统网站转到微博,再从微博转到微信的情况。 我的微信朋友半数是艺术界人士,因此对艺术界的微信朋友圈有一些局部性的感受,《绝对艺术》杂志的裕君兄嘱我写点文字,内容不限,再加上目前我自己的状态,也不想正儿八经地长篇大论,所以就粗...

Read More

ISIS、多元文化与当代艺术

911 阴影尚存,伊斯兰世界的再发酵将巴黎变成新的炮灰,德国集体骚乱和性侵事件更是雪上加霜,这让旧大陆在面对种族问题时,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全新挑战。对于欧洲而言,种族问题不仅是历史进程中始终萦绕的宗教难题,更是殖民时代结束和民族国家兴起之后,世界秩序重新洗牌的后果。自法西斯开出的大屠杀解决方案被全面否定,种族极端主义就此被永久封印。但是,这并不代表问题得以圆满解决,甚至,疲惫的老欧洲不得不更加依赖于异质文明的价值补充、信仰补位,以及前殖民地的劳动力输入,从而被更深地卷入当年德国人所面临的处境。 作为一种回应,尤其是80 年代以来,多元主义替代了你死我活的二元论,成为了新的解决方案。显然,这是一种相对积极的措施,但多少也是欧洲人的迫不得已,而且,即便如此,依然被赛义德、斯皮瓦...

Read More

下一个十年,艺术行业前瞻

当如我一样曾经害怕被数字化控制而拒绝使用Iphone的人终于也有一天由于刷屏过度而诱发结膜炎的时候,我是彻底意识到了数字信息化对于日常生活无孔不入的侵入和占有。这种占有悄无声息且名正言顺地压缩了我们原本自然有序的生活空间。当所有人都成为手机控,越来越多天生弱视的下一代出生不久便戴着大大的镜片。想到20年前近视眼被视为洪水猛兽,现在一刀LASIK便能天下太平。曾经被长辈们督促写45分钟作业就要眺望窗外绿树,后来绿树都变成了摩天楼,我在公车上刷微博的间隙抬头看了看窗外的站牌,这就是目光离开手中的终端所谓的远处。那一刻,电子和信息技术引领的第五次科技革命,正把全人类又一次地置于重大的技术变革周期中。虚拟世界通过对于随身携带的终端无穷无尽地迷恋而随意拓展,与此同时我们对于身边可以感知的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