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中国架上绘画收藏,不可不提到唐炬,近二十年的艺术收藏之路使他成为中国艺术品收藏领域不可或缺的一个传奇。他的收藏以中国20世纪50、60年代的实力派画家2000年之前的作品为主线,藏品囊括了罗中立、何多苓、赵半狄、王沂东、冷军、郭润文、曹力、闫平、刘溢、夏小万、陈丹青等知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以及今春拍场上新收入的毛焰代表力作。他收藏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美术馆,并带着从自己“收藏国度”中挑选出的100件重要精品到全世界去巡展。在他看来,每收藏一件艺术品就像谈一次恋爱,而“唐园”正是他这些心爱的“情人们”的归宿。

 

  走进唐园,像是踏入了一个艺术殿堂,在上下两层700多平米的空间内精心摆挂着五六十件他心爱的艺术品,冷军《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和赵半狄《在那个早晨》挂在一层主厅最明显的位置,唐炬说起这两幅画时也是满心的愉悦,眼神里充满了爱意。他应该是一个标准的“暖男”,也有着白羊座男人的典型特征,理智、淡定,却又充满了热情与力量,且富于行动力。他80%的藏品都来自于拍卖场,看着眼前儒雅谦和的他,很难与在拍场上充满“杀气”的他联系到一起。他在拍场上永远都坐在前两三排,遇到自己心爱的拍品绝对毫不犹豫、志在必得。在收藏艺术品方面他不喜欢与人交流,喜欢独来独往,享受自己孤单的“狠、准、快”举牌,像一只“独狼”,极具目标性地驰骋在艺术原野中,一步一步筑建出属于自己的收藏王国。

 

  就这样被艺术征服走上收藏的“不归路”

 

  从小就喜欢画画的他,做过银行美工,干过装饰公司,在1995年因为热爱艺术踏入了艺术收藏的领域,此后他便慢慢走上了艺术品收藏的“不归路”。2000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为韩美林做的一个大型展览成为使他放弃其他一切事业只身携带约1000多万元可调动资金来到北京“搞”艺术的间接诱因。初来北京时做过独立艺术空间,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持续运转,从2005年开始至今用尽全部心力在经营唐园。初入艺术收藏的路上唐炬也尝试了不少方向,直到2006年,他才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收藏主线,即50、60年代的实力派画家2000年之前的作品。此后,他便开始了“买买买”的节奏,由于他收藏拍品的时代性和特殊性,在一级市场很少能遇见,于是他便成为了各大拍场中的“常客”。回首20年收藏历程,艺术对他而言似乎有着某种魔力,他的人、他的心都被艺术所征服。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