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王广义,’85美术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他与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被评论家称为“中国当代艺术F4”。1984年王广义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院),获油画专业学位。王广义毕业后与舒群、任戬、刘彦等艺术家成立了’85时期最早的艺术群体——北方艺术群体,该群体成为了’85美术运动的重要推动力量。

 

过分地对形式、语言的追求会使得艺术过于审美化,过于审美化会导致思想的“缺席”。
Excessively go after the form and artistic language will lead to excessive aesthetic, and then the “absence” of thought.

 

绝对艺术:今年是’85美术运动三十周年,许多人都在谈论它对于现如今中国艺术界的影响和意义,那么对于您个人而言,它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广义:简单的说,’85美术运动是把艺术作为一种思想的表达,正是这一点,对我在艺术上的成长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绝对艺术:1984年您从浙江美院(现中国美院)毕业,第二年便和从各个美院毕业回来的年轻人成立了北方艺术群体,而且是’85时期成立最早的群体,当时这个群体成立的国内环境是怎样的?为什么会成立这样一个群体?

 

王广义:当时的艺术界,更多的人是对形式和语言有兴趣;而我们觉得,过分地对形式、语言的追求会使得艺术过于审美化。在我们看来,过于审美化会导致思想的“缺席”。正是基于这一点,我和舒群、任戬、刘彦等一帮年轻艺术家觉得,成立一个小的团体,共同探讨艺术这个词所包含的思想含义的必要性。


 

 



 

绝对艺术:’85时期出现过三种艺术形式:理性绘画、乡土绘画和反艺术,北方艺术群体曾主办了“北方艺术风格的回顾与展望”学术讨论会,据了解当时强调的就是理性精神、理性绘画。那么理性绘画在当时有怎样的历史意义?

 

王广义:讨论会是我和舒群共同主持的。就当时的文化情景而言,我们觉得“理性精神”会建立一种秩序,这种秩序会让我们从形式主义的泥潭中走出来。当然,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我们当时所谈的理性精神、理性绘画,意义其实是复杂而模糊的。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