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随着实体经济和虚拟信息带给中国的变化,文化交流的数量和质量也飞速上升。几十年来,中国在现代文化和现当代艺术领域,都是以引进为主,无论是文革之后到八十年代,还是在今天,哪怕在北京——亚洲的文化中心。当然,时至近期,“走出去”的战略契机在中国当代艺术上也终有体现,最直接的就是对外展览和艺术家出国交流机会的大幅增加。但问题也接踵而来,在不同时代的“进”与“出”之间,在不同政治国度和文化空间中,在意识形态的输出、文化立场的宣扬上,又取得了什么程度的效能呢?

回望这一两年内,几位世界级艺术家的中国展览,可谓群星闪耀。6月,一场大卫·霍克尼热先是在手机朋友圈中慢慢升温,之后在北京佩斯画廊掀起层层热浪,保安也趁机在艺术领域彰显了他们的重要性。这位耄耋老者在北大和中央美院的讲座也声势浩大,大批慕名而来的拥趸为女王勋章获得者的中国之行平添了太多新闻。同时,马库斯·吕佩尔茨的个展也在时代美术馆如期开幕,大批追捧者慕名前来,几次艺术史学者与他的对谈也引得圈中人口口相传,“六月大师季”之名也慢慢传开。3月,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随心而行:肖恩·斯库利艺术展》低调开幕,但也迎来了他的大批喜爱者,这位爱尔兰出生的美国人,用理性结构征服了大众。如此回忆开去,去年3月在上海当代美术馆的《草间弥生——我有一个梦》在炫酷的圆点世界中引得惊叫;2013年底,在中央美院美术馆同期举办的安迪·沃霍尔和博伊斯的两个个展,可谓将上世纪中叶两位欧美巨星的光辉聚集在一处……

这几位艺术家的独立探索和特立独行奠定了他们在艺坛的重要性。安迪·沃霍尔和草间弥生是波普艺术的代表人物,大卫·霍克尼早期也与波普结缘,肖恩·斯库利和吕佩尔茨与抽象和新表现主义相关,虽然艺术家们已经证明了归类的局限性,因为他们的工作目标即是冲破已有藩篱。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