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伟1966年出生于北京,先后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北京电影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就读。他是第一位将工笔画手法引进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艺术家,自1993年起开始以中国水墨画在国际大型展览露面,在世界各地举办个人展览二十多次。先后出版七种不同版本的个人绘画专集,回顾专集。1993年在广州艺术博览会上,朱伟被海外画廊发掘,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签约画廊的艺术家之一。作品被国内外二十余家美术馆、博物馆收藏。著有谈话集:《迷上当代艺术的20个人》、《艺术家•对谈录--对话中的当代中国艺术史》。杂文集:《走在时间的后头》。

 

  因为长期画画的原因,我对新生事物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保守。画画是一手艺活儿,就像吃饭吃的时间越长反而每顿都不想凑合,反而越来越讲究。中国人讲舌尖上的感受,日本人讲究从美味中感受到心意。熟悉我的哥们儿都知道,现在都啥时代了,我还保持一没微博二没微信,坚持用七年前的诺基亚手机学生款。但是为了吃到口纯正的煎饼却能跑出一里多地,从十几个煎饼摊儿中准确的挑出哪个是没放香菜的。一个字儿:讲究。说句眼下形容有钱人的话:任性。再往绝了说更像满清贵族遗老遗少,饿死不做饭。

 

  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虽然没赶上和星星画会一起参与维护宪法大游行,但也鼻涕眼泪跟头把式的画了二十七年的创作。最近几年倒出空儿来喘口气玩了一阵子,发现回不去了。以前忙着画画,赶展览,没来得及细想,就像挤在长途车里翻山越岭日夜兼程,中间停车下来解个手,忽然想问问咱这是要去哪儿?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意大利文艺复兴,而且都知道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其实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并非指的是这三位,而是在此前两百多年的三位人文主义思想家但丁,皮特拉克,薄伽丘。是这三位思想家的理论和他们的《神曲》,《十日谈》,十四行诗指引着后来艺术家们的创作。西方当代艺术诞生之前有黑格尔,尼采,叔本华,费尔巴哈,斯宾塞,杜威等著名哲学家思想家的影响,之后有罗素,维特根斯坦,海德格尔,福柯,萨特,德里达,其中福柯去世于一九八四年,结构主义大师德里达更是伴随当代艺术到了二零零四年。任何事情都是先有主意后有动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理论指导实践。都是先在家想好吃啥,然后再拎着菜篮子奔菜市场,很少有菜市场买上啥吃啥的。这些西方思想家们的理论说句不客气的话,针对的是人家自己的歌剧,话剧,古典芭蕾,古典音乐,古典绘画,诗歌文学,这些理论的诞生真没中国人什么事。那么,中国当代艺术热热闹闹的嚷嚷了三十年,我们有没有产生自己当代艺术的思想和理论体系,有的话在哪儿,如果没有,中国哪儿来的当代艺术。换句话说,中国有当代艺术吗?

 

  解释这事儿似乎很费脑子,仿佛解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样一个永远说不清楚的问题。如果说中国没当代艺术,那这么多铺天盖地的当代艺术作品是咋回事儿。其实说破这事儿容易,中国几千年下来的历史都在忙乎些什么,邓丽君在歌里唱得再清楚不过了:我没忘记你,你忘记了我,连名字你都说错;你说过两天来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说白了大部分心思都用在计较抱怨外加不靠谱上,用在创造上的精力几乎为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一九八九年中国现代艺术大展,策展人站在中国美术馆的台阶上大声向世人宣布:中国的艺术家们用了十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当代艺术家们一百年才走完的路。这话再清楚不过的告诉大家,中国的当代艺术实际上是抄了个近儿,模仿。

 

  模仿不丢人。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大师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灵感就是来源于胡安•鲁尔福的《佩德罗•巴拉莫》。鲁尔福用了两代人将一个家族置于孤独绝境,马尔克斯却足足用了七代人,然而他将整个故事变得更富有活力,更引人入胜,因此,曾经有人把马尔克斯称为“世界上最漂亮的模仿大师”。波普艺术发源于美国,安迪•沃霍尔将耳熟能详的流行符号、商标放入艺术绘画中,成为了后来的波普艺术。波普艺术本来含有讽刺资本主义社会消费文化、反抗权威艺术和架上艺术、有否定现代主义艺术的成分,可当波普艺术当年到了苏联时,却演变成了政治波普并获得了成功,比如科索拉波夫的代表作《列宁与可口可乐》,卡巴科夫的装置作品《红色火车厢》等,还因此出现了一个著名的苏联当代艺术流派:莫斯科观念主义。中国革命也不例外,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直用到现在。其实还能往前推,鸦片战争的一声枪响还给中国带来了德先生和赛先生。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