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江苏画刊》

 

  陈孝信,1943年生于江苏,著名美术批评家,笔名水聿、凝寒等。1968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1981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主攻文艺美学;1981年至1987年,任职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1988年至1990年,任职于《江苏画刊》编辑部,为特约编辑、记者;1991年至今,为职业批评家、独立艺术策划人、艺术主持。期间曾任《朵云》、《艺术•市场》、《艺术潮流》、《美术界》、《艺术界》、《美术文献》等杂志、丛书的特约编辑。2000年,被四川美术学院聘为特聘教授。

 

  一、受命低谷、“逆风千里”

 

  1987年岁尾,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已执教六、七年的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开始了自谋生路的新生活,时年四十四岁,正值壮年时光。

 

  可是,究竟能干什么?当时的我不免心中茫然。就在我感到茫然和彷徨之际,另一个体制单位却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并让我与体制——这头“庞然大物”又续上了两年的“缘分”。这个新的体制单位就是已被称之为“两刊一报”的“江苏画刊”(另外的“一刊”即是《美术思潮》);“一报”即是《中国美术报》)。

 

  起因是在1988年,我被邀参加了两项重要的美术活动,其中的一项是由江苏美术出版社领导人、杰出的出版家——索菲女士发起并组织的《中国现代艺术发展趋势》大型讨论会。参加这次讨论会的专家大都是85新潮美术运动以来的“风云人物”,诸如陶咏白、贾方舟、刘骁纯、彭德、栗宪庭、高名潞、周彦等。正是在这次活动期间,我与索菲、刘典章等人结了缘,并促成了我与“江苏画刊”的一段故事。

 

  是年底,刘典章主编把我请去《江苏画刊》编辑部谈话,他代表社里正式邀请我作为“特约文字编辑”参加《江苏画刊》的编辑和记者工作,我接受了聘任。不久,经社里同意,刘典章主编给我颁发了“01号”的《特约记者证》。

 

  众所周知,《江苏画刊》在索菲、刘典章的共同主持之下,成为了85美术新潮的重要喉舌和舆论阵地之一。它率先刊发了李小山的中国画“穷途末日”论,而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大讨论;它推出了谷文达等一批新潮美术的人物,而备受各界的关注。它当时的办刊宗旨是:立足当代,面向全国。

 

  可是,历史的奥妙往往就在于“时机”二字中。我受命之际,85新潮运动已经出现了颓势,所面临的各方面的压力和阻力越来越大。其时,“一刊”——《美术思潮》已宣布停刊;“一报”——《中国美术报》坚持到了1989年上半年,也被迫撤停;不久,邵大箴和高名潞也被迫离开了《美术杂志》。“一叶落知天下秋”,更何况是数叶相继凋零!

 

  到了1989年下半年,所谓的“两刊一报”,其实只剩下了“一刊”,即《江苏画刊》。所以,我就成了在全国范围内,仍坚持在媒体一线为85新潮运动苦撑危局的少数几位干将之一。这里的“少数几位”包括了主编刘典章(社长兼总编的索菲不久就离休了,并换上了新人)和我的几位同仁(刘鸣、余启平等)。

 

  易英在我上任后不久,便给我写信,称你在此时执编《江苏画刊》,无疑是“逆风千里”!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