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文达,198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是八五美术新潮运动中的领军者之一。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把错位、肢解的书法文字做水墨画,借此挑战正统体制,并影响了后来一代艺术家。1987年移居美国纽约开始创作大规模装置。他用人的头发和胎盘粉来创作作品,试图探索多元文化、全球化的主题:在装置《联合国》中,他用从世界各地收集到的头发组成汉字,再粘在厚实的木板和布帘上。从创新水墨画到《碑林:唐诗后著》,谷文达把自己定位为一位文化讲解人,不断阐释着存在于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语言障碍。英国艺术史家爱德华﹒露西﹒史密斯曾经称他为“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初期来自中国的新生代前卫艺术家代表人物”。

 

  我在刚完成的《中园》观念书的结尾写道:“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山峦是神奇的。那是1961年,当时六岁的我与祖母坐火车去我的家乡浙江上虞,途径杭州时我问祖母,车窗外那黑黑的庞然大物是什么?祖母告诉我是山。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山啊!出生于上海大城市的我,总算第一次结缘于大自然了。我与祖母那次的经历在我画水墨画时常常记忆犹新。从我热爱涉足名山大川,去体验其雄浑持久和连绵无尽,从搜尽奇峰打草稿,到如今我最爱的绿色森林书法与河道书法所原创的园林城市的大地艺术与规划设计,我的生活与艺术从来没有离开过对大自然的盎然兴趣。

 

  1971年在初中的我开始研习山水画。1979至1981年在浙江美术学院为陆俨少先生的研究生。1981年至1987年我任教与浙江美院国画系山水专业。在85新美术运动早期已进入我的创作鼎盛时期并开始创建当代观念水墨艺术,水墨装置艺术和水墨行为艺术。

 

  1985年,国画界仍在纷纷扬扬地谈论我在湖北全国国画邀请展上展出的大型观念水墨画。当时在陕西国画院工作,现为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导程征先生来到我当时浙江美术学院的住宿,与我谈及中国艺术研究院和陕西美术家协会正在联合筹划全国中国画理论讨论会,地点定在陕西省西安市近郊的杨陵,时间为1986年夏天。他告诉我这次全国中国画理论讨论会拟主办两个个人画展以配合研讨会:一个是传统的山水画,另一个是前卫的水墨展。程征先生直截了当地问及我是否有兴趣把我近期水墨研究的成果在全国中国画理论讨论会上做一个展览。那时我正在忙于一系列以创造性文字和伪文字为主题的观念水墨艺术。同时我也正在浙江美院的万曼壁挂工作室创作水墨与编织的大型装置艺术。我很高心地答应了。程征先生总是给人一个稳重求实的印象,当时程征先生还特别提醒我说:“你的展览能否办成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我做努力吧”。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