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克刚,观念艺术家、当代艺术策展人、建筑师。出生于中国内蒙古包头市,少儿时代移居山东青岛。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考入大学学习建筑设计;1985~1989年作为艺术家参加了当时席卷全国的“85新潮美术运动”,并且作为核心成员全程参与了延续时间长达三年多的青岛“露天画展”先锋艺术团体。曾创办北京壹美术馆、青岛天元美术馆、北京西山美术馆、重庆江山美术馆、四川齐盛艺术馆。是创立及管理中小美术馆的专家,并且是目前国内最活跃的艺术策展人及观念艺术家之一。现任北京元典美术馆馆长、青岛天泰美术馆馆长、安徽大地美术馆馆长。

 

因为曾经在地产圈工作所以我其实认识不少真正的有钱人,几个亿身家的现在在中国都算不上有钱人。以前因为工作原因也经常和他们厮混在一起,却由衷地感觉这些表面光鲜的富豪群体中某些人的生活真是除了钱贫瘠的一塌糊涂。

 

这十几年我回归艺术圈,也常常因为展览的事务遍访欧美,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一些欧美的富豪,非常切身地感受到欧美富豪群体与国内富豪群体非常不同的特性,他们几乎从不炫耀自己的财富,而是更多地是通过捐助文化、收藏艺术、支持公益表现出一种精英阶层的社会责任和公共情怀,他们身上的尊贵之气也绝不会是通过豪宅豪车一掷千金来体现,往往更加看重的是文化因素和艺术修养。

 

2006年我曾与法国最大的私人艺术基金会玛格基金会有过展览项目的合作,也有幸受邀拜访过他们的家族。现在的基金会掌门人优优.玛格女士的爷爷是这个家族基金会的创始人,当年靠印刷厂和出版社起家,但这位玛格先生酷爱艺术,很早就在戛纳和巴黎创办了画廊,与很多当时还都是屌丝但日后却成为了艺术巨匠的艺术家们成了好哥们儿,他时常资助支持那些当时还很年轻籍籍无名生活窘迫的穷艺术家们,有时候这些艺术家干脆就成半年一年地住在他们家混吃混喝,野兽派的代表艺术家马蒂斯就曾经数次长时间住在他们家,光给优优的奶奶就画过几十张素描肖像,他们家族在戛纳附近的庄园是请当时还未成名的建筑大师亲自操刀,泳池中的彩色瓷砖竟然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米罗亲自设计拼贴的,雕塑巨匠贾科梅蒂的雕塑他们家有几十尊,后来都捐给了蓬皮杜中心。正是优优的爷爷给了多年的老友时任法国总统的蓬皮杜先生一个创建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伟大建议,让法国拥有了这个被誉为全球艺术界三大圣殿之一的国家级现代美术馆。百年历史的玛格家族成为法国最大的私人艺术收藏之一,并且影响了整个国家的文化艺术生态。

 

几年前我造访住在巴黎远郊的一位台湾艺术家朋友,朋友带我去拜访过他的一位收藏家,这位收藏家的住宅位于巴黎市郊的一处山坡之上,占地很大,房子依山而建却很朴素绝不张扬,这位收藏家在巴黎拥有一座雇佣七十多位专业医生的私人医院,这足以证明其财富规模。他的房子不大却有很多房间并且几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充斥着艺术品,老先生老伴儿早逝,儿女又都在国外,孤身一人生活于此,他自己说最大的乐趣就是工作之余从酒窖里取出上好的存酒伴随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欣赏着他收藏的画作,老先生也笑谈自己百年之后计划将全部藏品捐赠给当地专业的美术馆博物馆,几乎不会作为遗产留给自己的儿女。他说这些艺术品不应该属于任何人,他有幸在有生之年可以花钱获得一种资格去看护并且享受一段时间,他并不认为这些藏品是他个人占有的私产。

 

06年我结识了瑞士著名的大收藏家皮埃尔先生,他曾在世界排名第一的瑞士巴塞尔艺博会当过13年的主席,他拥有超过四千件全球一线艺术家的作品收藏,现在随便挑出来一件送去拍卖可能都得拍出几百万欧元,他穿着很随意,也没见开啥名车,最大的嗜好就是尝遍世界各地的美食美酒,可是一看到好的艺术品眼珠子就发亮,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只要是看艺术展览多远多久都不嫌累。现在正在葡萄牙修建自己的私人美术馆,皮埃尔先生没有孩子,他似乎也想好了他的那些宝贝艺术品的归宿,一部分将来留在葡萄牙他自己的美术馆里未来整体捐赠给当地,据说他还计划捐赠一批给中国的某个公立美术馆,并且将是中国公立博物馆中关于国际当代艺术精品收藏方面零的突破。

 

去年我因为自己策划的《无常之常》大型国际巡展的接洽到访法国南方著名的度假胜地普罗旺斯,有幸结识了一位美国收藏家大为.加洛韦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加洛韦先生在普罗旺斯购置了一幢曾经地区大主教的宅邸,便开始常常从美国飞去南法度假隐居。今年《无常之常》在南法开幕期间我刚好短期寓居在此大宅中,也是被整个宅子中浓郁的艺术气氛深深迷醉。整个六层的大宅除了地下层满是先生收藏的名酒外,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布置满了先生收藏的艺术品,从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的真迹到街头跳市讨来的无名小辈的小作品,整个宅子就像一个艺术品构筑的迷宫一样令人流连忘返。客厅里的钢琴是老先生从某个大拍卖会上拍回来的肖邦生前用过的古钢琴。墙上除了艺术品就是数不清的艺术画册。老先生早年离异,来来回回都是孤身一人,所以也特别爱张罗请他喜欢的人来家里喝酒聊天谈文化聊艺术。我此次的短居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快乐。大宅中老先生还专门给自己留了一间工作室,备好了各种纸张画具和颜料,供他在闲暇之余信笔涂抹小试牛刀。

 

前年我拜访一位旅居荷兰二十多年的艺术家好友,在参加画展开幕的活动中,朋友向我示意一对夫妇曾经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过他非常关键的帮助,这对夫妇也是巨富之家,当时我朋友还不出名,作品也不太好卖,一时间手头十分拮据,又不好意思张口借钱,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那对夫妇来找他了,提出预先付一笔款预定他的几件作品,朋友知道此夫妇的本意是想在经济上帮助他度过眼下的难关,但出于怕伤害艺术家的自尊他们没有采取施舍或者出借的方式给钱,而是预先付款订画的方式,这件事令我朋友非常感动,也因此与那对夫妇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如今朋友在荷兰通过多年奋斗有了很大的成绩,欧洲各地有十几家专业画廊代理他的作品,时常亮相欧美的顶级艺博会,甚至工作室门前的马路都被当地政府以他个人名字命名。但朋友谈起这些带有贵族气质的富人对于他的默默无声又得体低调的支持与帮助,仍不免感慨动容。

 

欧洲自古有着贵族支持捐助文化艺术的传统,这个传统在今天仍然深刻地影响着富裕阶层的人们,他们以赞助文化收藏艺术为荣耀,以炫耀财富穷奢极欲为耻辱。引领人类文明的欧洲文艺复兴正是在富甲一方的佛罗伦萨的名门望族美第奇家族几代人的鼎力扶持与推动下才取得辉煌灿烂的成果进而影响全人类。放眼今日之中国,历经三十余年的高速经济增长,富豪大款比比皆是,各类高消费场所夜夜笙歌声色犬马,而民间的文化艺术公益事业却一直捉襟见肘举步维艰,鲜有企业家和富豪愿意支持文化公益事业,富裕人群中开始涉猎艺术收藏的比例也极其微小,并且收藏很少基于对艺术的喜爱大多基于财富增值和投资的诉求,这也是中国今天经济总量已经全球第二,文化艺术方面却仍然非常落后的深层原因所在。但愿未来的中国富人们能够通过视野的拓展和文化的学习提升自身的修养,不再追求对于财富地位的炫耀,而真正成为愿意投身公益支持文化赞助艺术的真正受人尊敬的社会精英。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