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拒绝到融入:论丁乙
FROM  DENIAL TO INTEGRATION

文/吴亮

吴亮,广东潮阳人。1955年出生于上海。上海作家协会驻会专业作家。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任工人,中国作家协会上海分会理论研究室工作人员,《上海文论》副主编。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专著《城市笔记》、《一个艺术家与友人的谈话》,评论集《文学的选择》、《批评的发现》,随笔集《秋天的独白》、《往事与梦想》、《画室中》等。从1990年代开始,吴亮的兴趣已从文学转移到了艺术,开始关注起中国的画家及他们的作品,2002年出版《艺术在上海》等。

 

施宾格勒在他的《西方的末落》中提出一个饶有趣味的概念,此概念后来很少被人们说起,我认为这不是出于健忘而是人们需要继续快乐地生活在这个概念之中,却不被惊扰,它叫“文化的伪形”。施宾格勒从地质学挪移了“伪形”这个术语用来形容文化是如何改变的一种特殊过程:地质运动导致了岩层中的“空壳”,而后的异质岩浆则趁机充满了原有的空壳,冷却之后即形成了与空壳形状一模一样的“伪形”。这样说吧,将一个废弃的工厂或车站当作美术馆使用,即是“施宾格勒伪形陷阱”的当代范例,它已遍布世界。

 

尤其必须说明的是,那个旧时代的空壳已经死亡,灵魂被抽空,无论是一座两千年的陵墓还是一家二十世纪的工厂,在亡灵长眠的所在矗立游客川流不息的博物馆,或在一座生产方式已经终结的废弃建筑物中塞入所谓当代文化。将凭吊作为某种方便的怀旧场所并树立为一种毋庸置疑的超级时尚,应当视为丧失未来感的病态品味,但是这一病态今天正在成为最大众的流行,多数人都盲目地接受了它。

 

如果你们容许我把这个阴郁甚至虚无的时代背景看作很可能是一次短暂的幕间茶歇,那么,我就可以轻松地谈论当代艺术的诸种古老诱惑是如何逐渐逝去或又是怎样借尸还魂的。按照海德格尔之存在定义,作为尚且存在的我们将以什么姿态看待那个叫做当代艺术的怪物,尽管它常常以寻常面目出现;而我的老朋友丁乙,他正站立在这个叫做龙美术馆的聚光灯下,此时此刻我难以猜测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这个念头实在让我为之着迷;至于丁乙本人,他轻轻地对我耳语:你写吧,但是不要给我看!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