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案:谷文达,198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是八五美术新潮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领军人物。上世纪80年代早期,他把错位、肢解的书法文字做水墨画,借此挑战正统体制,并影响了后来一代艺术家。1987年移居美国纽约开始创作大规模装置。他用人的头发和胎盘粉来创作作品,试图探索多元文化、全球化的主题:在装置《联合国》中,他用从世界各地收集到的头发组成汉字,再粘在厚实的木板和布帘上。从创新水墨画到《碑林:唐诗后著》,谷文达把自己定位为一位有力的文化讲解人,不断阐释着存在于全球化时代的文化、语言障碍。英国艺术史家爱德华﹒露西﹒史密斯曾经称他为“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初期来自中国的新生代前卫艺术家代表人物”。

 

  1981年,他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成为陆俨少的弟子,并留校任教国画系;1987年,他在多伦多迎来首个海外个展,成为中国新生代前卫艺术家代表,并移居美国。他没有参加过诸如黄山会议、珠海会议等85新潮美术运动中具有代表性的讨论会,他也并非是“85新潮美术运动”重要艺术群体中的领导性人物。然而,这依旧无法磨灭其之于“85新潮美术运动”的特殊存在意义。他是以个体力量抗衡一众艺术群体的独立艺术家谷文达,他是被高名潞评价为“主流中的主流”的“独行侠”谷文达。在他的身上,你能看到中国传统人文魅力之于他的“根深蒂固”,也能看到西方文化精神赋予他的“有容乃大”。三十年后的今天,这位“独行侠”已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推手。三十年后的今天,这位“独行侠”又将如何“回眸”他的“孤勇之路”呢?

 

  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现在再看‘85新潮’,会觉得它像是一个罗曼蒂克的浪漫史或是传奇。但作为经历过这一时期的我而言,不可否认,这场美术运动是一场具有建树的行为。——谷文达

 

  八十年代初,中国经历了达十年的“文革美术”,美术受政治影响,异化为政治目的的宣传工具,“85新潮美术运动”由此“揭竿而起”。回忆起这段历史,谷文达称其为是一场由时代、历史、环境共同作用下的爆发在特定时期的运动。它激发了艺术家的潜力,也同时激发了中国的艺术力量。中国当代艺术得以获得独立的价值和话语权,并逐渐受到国际舞台的关注。因为这场美术运动,更多的艺术家懂得为自己所处的“时代”说话,为所处这个时代的“自己”说话。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