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严泓 文/江立宁 摄影/乔勇

 

  2015年6月6日下午,“何所示:丁乙个展”在龙美术馆西岸馆隆重开幕,这是艺术家丁乙今年在上海的首次个展,呈现了他100件绘画和纸本作品。

 

  1985年丁乙创作了《破祭》,是“十字”语言第一次在他的作品中出现。1988年他开始了对“十示”的探索,用“十字形”或“X字形”为形式语言进行抽象绘画。从最初用尺子、胶带作为辅助到后来的徒手创作,丁乙的“十示”在不断的改变和探索下已经走过了30个年头,其对十字元素的掌控和对色彩的调度让丁乙成为了中国抽象派画家的领军人物。

 

  今年同样是“八五新潮”的第三十年,作为“八五新潮”的亲历者,这场艺术思潮对丁乙的艺术之路有着重要影响,并和他之后的创作态度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绝对艺术》亲临“何所示”现场,倾听艺术家丁乙对“八五新潮”三十年和自身艺术的看法。

 

  《绝对艺术》对话丁乙

 

  绝对艺术:丁乙老师您好,1985年您从工艺美校毕业,是如何接触到“八五新潮”的?

 

  丁乙:85年我还在考学,86年进的上大美院。当时这场新潮最大的信息源是《中国美术报》,差不多每周一期,全国艺术活动的信息都在上面交互。所以我当时作为学生,也能够参与到“八五、八六新潮”中去。当时我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合作了行为艺术,在86年的时候在《中国美术报》的头版发表过,所以当时我和85年、86年的新潮有着紧密的联系,以至于到89年的艺术大展,其实就是对85年、86年新潮的总结。那个时候我是大学三年级,也受到了组委会的邀请,参加了89年艺术大展。那个时候我有两部分作品,一部分是行为艺术,另一部分也就是《十示》系列的作品。因为88年《十示》已经亮相了,然后在上海今日艺术展上展出,后来被组委会邀请拿了两件大作品到北京。所以实际上我对“八五、八六新潮”是非常近距离的,既是旁观者,又是参与者。

 

  绝对艺术:“八五新潮”是否对您1988年开始创作《十示》产生了什么影响?

 

  丁乙:实际上如果当你比较近距离的面对“八五、八六新潮”就会产生有一些反思,对我来说,“八五、八六新潮”是中国当代艺术第一波的萌芽和快速发展期。我在1985年创作的这幅《破祭》中已经有十字符号出现,但是还不那么确切,你也可以看到这幅早期1985年的作品虽然有一些框架上的东西但肯定不是理性绘画,它还是表现性的。整个85年、86年的创作大部分都是表现性的,因为当时改革开放不久,世界刚开始变,所以心中的很多东西都想冲出来,这种宣泄最好的表达方法就是表现性作品。86年我的作品依然有表现的笔触,但相对来说理性的东西就大于感性的东西了。再反思下去,我就觉得绘画性是一种老套、过时的方法。或者说大家都在追随,那我就要找新艺术,那新艺术就要把绘画性去掉,我们一讲绘画就是笔触、肌理,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妨碍新艺术的发展和成长的,所以我要把它们抹掉。

 

  绝对艺术:当时《十示》刚出现时在80年代是否引起了争议?

 

  丁乙:有争议。那时候我还是学生,所以圈子也不大,就同学、老师,他们看不懂,觉得我本来画的蛮好的为什么走这条路,不能理解。实际上理性绘画这一块在中国非常少,所以我88画的,89年艺术大展就邀请了我参展两件大作品,当时没有出现过理性抽象,所以我的《十示》就成为了另一种角度的代表。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