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八五新潮”的很多艺术作品是反对传统的学院框架的,而您几乎是在同时进入了上大美院国画系,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丁乙:当时“八五、八六新潮”的艺术家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从学院出来的,你到底是适应学院还是反学院,这对艺术家来说就是一种立场。可以说“八五、八六新潮”出来的艺术家都是反学院的,可能是“坏学生”。但是那个时候读艺术学院是唯一的出路,你想成为职业艺术家,就必须读美院。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权宜之计,那个时候我在玩具厂做设计,如果我不考学我可能永远只能在玩具厂做设计,永远是业余画家,但我的梦想是当一个职业性的艺术家,那只能考。但考也很麻烦,因为我已经有现代主义的概念,很难进入学院油画里面,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学一个完全不懂的东西,不会破坏原有的知识结构,所以当时那就报考了国画系。当时白天上课,下午下课了就回工作室做自己的创作,两三年纪水墨技巧掌握了以后就开始用水墨进行抽象创作了,成为了一种新的工作。

 

  绝对艺术:“八五新潮”三十年过去了,您认为当时这场新潮对如今的当代艺术产生了什么影响?

 

  丁乙:因为有了“八五、八六新潮”,有了学院艺术和现代艺术的区别,让很多人沿着这两条道路前行,虽然当时的学院还是着重培养传统艺术,但也有很多学生选择了当代艺术。因为“八五新潮”的源头来自于西方,所以有很多东西打开了视野,更加注重国际交流而不是闭门造车。“八五新潮”之后就比较开放一些,冲破了一些传统的东西,这对人才的培养和信息的传播是很有帮助的,也影响着今天的艺术学院。80年代一过,92年开始很多国际策展人就在找中国艺术家做展览,更加打开了中国艺术家的艺术交流和国际视野。

 

  绝对艺术:30年过去了,您认为现在的中国艺术会不会再次出现像“八五新潮”那样新的艺术思潮?

 

  丁乙:已经不存在这样的需要,今天你可以自由选择,没有人压制你,你可以出国留学,也可以去农村采风,我们的环境已经发生距变了。今天唯一的问题是随波逐流,你是跟潮还是自主判断,这很重要。现在很多的艺术家需要沉下心来,看到大的方向,看到艺术本身,因为现在仍有新的命题阻碍艺术的发展,比如商业化,比如艺术商品化,这对年轻艺术家的腐蚀其实是很厉害的,不亚于政治压制。面对这样的潮流,你是在里面遨游还是保持距离?做艺术家从传统意义上来说是精神上的向往,它肯定不仅仅是物质的,是文化中的某一部分,它和人的精神和思想是紧密联系的。没有精神,艺术就会变成娱乐化、游戏化的高级商品,这才是这个时代的考验和命题。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