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85时期”,典型的艺术群体是由若干艺术取向一致的青年艺术家自主组成,且发布若干宣言,自费在各种空间举行若干展览,作品的针对性在于冲击专制体制下的一元化艺术格局。湖南的新潮美术大体上也和全国同步,从1982年起,湖南各地先后出现“磊石画会”“野草画会”“0艺术集团”“立交桥版画展”“怀化群体”“美术出版社青年美术家群体(《画家》群体)”等青年艺术创作团体,这些群体先后在湖南各地举办了一系列的展览,对当时湖南地区现代艺术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也为孕育本土当代艺术家作出了前期有意义的探索。时至今日,20世纪“85新美术运动”仍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幕。

  走近当年那些艺术群体:磊石画会”“野草画会”“〇艺术集团”“《画家》群体”以及那些画会的代表人物:莫鸿勋、吴德斌、黎柯汝、陈翊斌、贺大田、刘庄、罗政、傅忠成、马建成等,透过对他们的访谈口述,为我们今天反思和探讨“85新美术运动”的意义提供客观线索,也为读者了解湖南地区“85新美术运动”而呈现一个新的面貌提供依据。

 

 入湘随诉

  When in Hunan,tell as the Hunanese

 编辑/李裕君文/李裕君图/艺术家提供

 

  人在无奈的时候,内心需要求助,在这个当口,会牵出某些追问和反思。

  Hunan art groups:When people feel helpless and are in need of help,at which moment,would draw certain questions and reflections.

 

  或许,每一个“画会”群体的组建都是历史发展的偶然,但从每个“画会”成员的生活经历与艺术理想追求的信念中读来,又似乎都是冥冥之中。不管历史是偶然还是必然,“磊石画会”“〇艺术集团”“野草画会”“《画家》群体”等等那些当年活跃在湖南的艺术群体对“85新美术运动”都起到了直接性的推动作用,也间接地影响了中国美术的发展。当了解了每个“画会”从组建到举办展览,到影响力逐渐增大,再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逐渐衰败解散或被迫解散,才让人更多的去反思价值观的转变与社会体制的抗衡与博弈是多么的不易。就像老莫说的“过去的80年代,同在一片天空下,可没有现在这般叫人揣测、维诺、争锋既而找不着北。”也不得不让我们追问,如今的时代究竟怎么了?“人在无奈的时候,内心需要求助。在这个当口,会牵出某些追问和反思。”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