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严虹 文/李晟曌

 

  2008年3月22日,“八五”新潮美术运动中最为激进团体“厦门达达”的核心人物黄永砅在中国的首次回顾展——《占卜者之屋:黄永砅回顾展》在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展厅中,他把“厦门达达”期间的作品放置在一个半封闭的空间里,一条巨大的蛇骨贯穿这个空间。在展览的规划中,他对于“厦门达达”这一区域的陈述是:“艺术作品对于艺术家就像鸦片对于人”。而谈到八十年代,他是这样叙述的:“八十年代我虽然置身于‘八五新潮美术’之中,但从精神上却试图摆脱,换句话说,是试图寻找一种对艺术、艺术家、艺术作品、艺术史的‘关闭’。”

 

  回到八十年代,1984年黄永砅用了整个夏天在研读维特根斯坦的哲学。同年9月份他撰写了非常重要的《图—词—物》一文,通过这篇文章,他提出了自己对于语言、艺术、生活的理解。一方面,他认识到“语言是思维的边界”,所以在无论是作为个体的黄永砯还是厦门达达主要角色的他的之后的创作中,我们都可以辨析到他对于语词的警惕、异常的使用,以及不断探出语言的边界外,对于“他性”的寻找。另一方面,关于艺术和生活之间的关系,在文中他把艺术中处理颜色、形状、词的纠纷的活动统统称为“小世界的纠纷”。认为“在小世界的纠纷之后人们才可能看到大世界,其实只有这么一个世界,别无其他。”“艺术的意义在于艺术之外”。这些观点开始成为黄永砯思想中的重要成分之一。“边界”成为了线索:对它的划定、撕破、打开、重组,也成为了了黄永砯和厦门达达实践中的一个核心。

 

  1986年9月,厦门新艺术馆举行了“厦门达达现代艺术展”,“厦门达达”、“达达精神”正式被提出,黄永砯是其中最主要的成员。在厦门达达的实践中,不仅有反传统意义上的行为,也更多的在思考和行动上体现出对于现有的艺术史、美术馆、艺术作品等现有艺术体制的质疑和批判。这一点正是他们不同于其他’85美术团体的一个主要区别所在。由此看来,黄永砯后来所述说的“关闭”与“反建制”有着相似的内涵。

 

  反建制在艺术领域中常被称为体制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这个概念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末,但其实早在达达主义时期就已经有进行诸如此类的实践。而对于艺术体制的反思和批判也正是厦门达达活动的主要内容,只不过在当时的中国艺术界还尚未有这个概念。那么,具体分析厦门达达所做的关于体制批判意义上的探索,可以分成两类:

 

  第一类是对于与艺术相关的实体建制的挑衅。这里谈的实体建制指的是博物馆、美术馆、艺术院校和艺术收藏以及艺术观众。黄永砅早在1983年写的《现代绘画在中国命运之占卜》中就直言道:“正是由于如此众多的博物馆和如此众多的艺术作品的存在,妨碍了人们正确地领悟艺术。以往的艺术家筑成一个视觉屏障,妨碍了活着的眼睛去洞察世界。”他认为艺术并不是天然独立的存在。艺术与艺术家、艺术院校、美术馆、艺术杂志、艺术市场等整个艺术世界相关联。艺术品的价值和地位由这些体制来保障和塑造,而为了获得这些保障,艺术家似乎不得不与这些权势达成某种契约,反过来巩固它们的权威。所以,整个厦门达达做了很多这方面批判的尝试。

 

  比如最著名的,1986年11月23日,厦门达达成员在厦门新艺术广场,对“现代艺术展”上的作品进行的改装-破坏-焚烧活动。他们在当时发表的《焚烧声明》中写道:“艺术作品历来被看作是艺术家的心血,一旦创作出来,就积心处虑的保护以免损坏,艺术家就是靠其作品来显示自己的难度和伟大。”在现场,他们用白色的粉末在地上写着:“达达死了!”

 

  1986年12月,“发生在福建省美术展览馆内的事件展览”中,他们在前言中称这次美术事件“被袭击的不是参观者,而是参观者关于‘艺术’的看法,同样被袭击的不是美术展览馆,而是美术展览馆作为艺术体制的一个范例。”在展览中,他们采用参展艺术家不携带作品,而是直接将美术展览馆周围的多种建筑材料和废弃物移入展厅的方式。1988年,他们的“逃离美术馆”计划是不占有正式的展览空间,在不在展出的地方展出作品。计划中他们自我叙述为“我们的目的之一就是引起人们去注意美术馆本身,美术馆在当今艺术中扮演的角色,从而引起整个的怀疑颠覆。”这三次事件,无论是逃离抑或是进入,是毁坏或者重新定义,最后都指向了“消解”这个概念。

 

  87年3月,黄永砅在自己的册页中记载了“达达——厦门小组”的活动备忘录,草拟了九个非展览场所的地方:废品仓库,屠宰场、公共厕所、医院、马路、车站、商场、垃圾场、废墟。这里他们开始探讨的是非展览场所进行展览的问题。同时,常规展览中所配备的美术观众的缺席,使他们也不得不重新反思其角色的意义和功用所在。与之相应的活动有:1987年11月的“作品-垃圾处理”(把五人画展的十几幅作品丢置于工作室附近的一个垃圾堆上,观看和记录人们对待这些作品的“艺术方式”),在1987年3月厦门达达进行的“废品仓库的偶发活动”和同年12月林嘉华组织的“纠缠——捆绑活动”(在一片旷野上,用麻绳和尼龙绳进行缠绕的活动,反对表演。)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