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迪:从未中断的“85之路

 

  文/Tina

 

  李迪,1963年生于内蒙古,1982年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198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1990年赴德国布伦瑞克美术学院留学,1995年毕业于德国布伦瑞克美术学院自由艺术系,获德国艺术类硕士和大师生学位,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作为85时期的活跃人物,李迪在85新潮那批人里算年龄最年轻的艺术家。82年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第一画室,刚好赶上改革开放,对于他来说每天都是新的变化,完全是日新月异的。84年参加了“前进中的青年国际美展”并获得了银奖,参展的作品《多思的年华》让他一举成名,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被高名潞在《中国美术报》的创刊号作了重点报道。因为当时已经是文革过后,需要重新回归绘画语言,年轻人的探索精神已经开始萌生,带来一种新气息,所以李迪认为:“85美术新潮实际是从我们那个展览开始的”。之后各地衍生出很多艺术团体,北方艺术群体、厦门达达等,但是北京除了早期的新星星画会和无名画会,几乎没有任何团体,这是作为中心地带的一个特殊现象。

 

  从传统绘画中解放,转向表现主义的尝试

 

  大学时的李迪充满了活力与朝气,在那个还没有策展人这个概念的时候,他就自发在学校里组织展览。他联合另外三位同学,就在央美的电视房里做了一个课外展览,当时的学生做作品前都要画草图经过系里同意才可以画,但他们未经系里同意,就暗自创作并组织展览,本以为会被学校批评或者处分,但却意外地获得广泛认可,并引来众人观看,他的作品《冷香》倍受好评,并被很多诗集和杂志用做封面。在那个都是画写生的年代开始尝试自由创作,这种先觉意识在年轻人里是屈指可数的。在他的记忆里,因为当时的中央美院非常鼓励学生探索和创新。在那个信息渠道匮乏的年代,中央美院就成了艺术界的一个中心,外地的艺术家来北京只有两件事,一是到央美的画室转转,二是到中国美术馆去看展览。当时的权威是中国美协,舒群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回忆到“这是第一次,中国美协之外的年轻艺术家、评论家请到美协来,跟一群老先生在一起讨论中国油画的未来“,这足以证明当时的一种开放状态。画油画的很多人开始思考在绘画语言上,油画不是唯一的艺术语言。”另外劳申伯格到中国来做展览,使我们的创作思路一下就打开了,已经开始不再局限于美协的框架中了。“正是受到劳申伯格、巴塞利兹的影响,80年代中期的李迪开始放弃传统绘画进入表现主义的尝试。

 

  由于当时作品获奖,李迪的作品很快就被人模仿,很多人对他说“这就是你了”,李迪心里很不服气,“我才21岁,我的艺术道路还很长,我要继续拓宽自己。”从86年开始,进行表现主义的尝试,后来这时期创作的一张画正前几年的嘉德拍卖,被龙美术馆的刘益谦夫妇收藏。那时候第一次做表现主义的尝试,然后就一直在做表现主义的尝试,一直到89年,他组织了一个和中国表现艺术相关的展览,有马刚、马路、施本铭、吴少湘等9位艺术家,展览地点最后定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请了《中国美术报》做主办方,也找来了资金赞助人,由于当时国内还没有策展人这个概念,李迪自己充当了策展人的角色,起名、拉赞助等,很有趣的细节是当时的历史博物馆已经开始收场租了,1000多平米的中央大厅,一共收了一万一千元,这在当时可是很大一笔数目。当时的赞助人除了赞助场地费,还给艺术家赞助了材料费。这对艺术家的支持犹如天上掉馅饼一般幸运。由于是第一个中国艺术家的表现主义展览,很多海外媒体都进行了报道,中国日报(英文版)还做了整版报道,因此李迪的作品被来中国考察的美国波士顿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看到,以每幅两千美金的高价购买,两幅一共卖了四千美金。这在当时绝对是国内艺术品的天价!后来吕澎编写的中国现代艺术史中的大记事,将这次展览作为了89年最后的结尾事件。但当时参加这个展览的9位艺术家,由于要准备这个四月份展览的作品,所以大都未参加一月份的89现代艺术大展。

 

  回忆89现代艺术大展,开幕当天李迪和其他几位艺术家都去参观了,对于展览的描述就是特别混乱,整个现场完全失控。他与其他几位未参加89大展的艺术家都感到庆幸未参加是明智之举。“但现在想想,艺术有时候需要一点失控,艺术如果都是被控制的可能就不好了。”孵蛋的、撒避孕套的、打枪的,枪响以后大家都被警察给轰走了。“这一枪给我的印象就像当年杜尚把小便池拿去展览的效果一样。”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