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中央美院剧社“茶馆”话剧之后与院长侯一民合影

 

  到表现主义的故乡去寻根问道

 

  80年代是出国热,德国是表现主义的故乡,所以德国对李迪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在经历了一个事件的巨变后,使他出国愿望变得特别强烈。他自言是运气好,正在发愁怎么出国的时候,“中国表现艺术展”的作品卖掉赚得4000美金,这样就有钱出国留学了。因为认识了德国大使馆的文化参赞,他就给李迪推荐了学校,作品寄过去就被校方通过,并通知李迪可以直接从第四个学期开始上课,这样就免去了考试又省了两年的时间。到德国以后开始重新建立他的绘画体系。

 

  如今的李迪在创作上越发的自由,今年他有几个大展,算是今年异常活跃的艺术家。刚刚在白盒子举办的展览《自游》,受到业内广泛好评,让大家意外的是,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完全不同于李迪以往的作品,以一种颠覆性的面貌呈现于世。据李迪介绍,这批作品从2013年就开始创作,只是一直没有向大家展示。从2009年回国后,他一直在寻找一种突破,到2013年才找到一种状态,作品很自然地就出来了。他力图用最简单的材料,炭笔、橡皮、纸等,来表达一种最好的状态。在他看来很多人想尽办法在材料上下功夫,以为这样才能拓宽艺术,从一种平庸的状态中拉出来,其实恰恰相反,那些最简单的材料反倒能产生一些新的东西。“艺术的好与坏,不是材料能决定的,而是如何通过材料把你要表达的东西打通。”除了白盒子的展览,他在香港也刚刚参加了一个群展,展出的作品也是与白盒子展出不同的新作品,他说自己最反感做计划,一旦有计划就找不到创作的灵感。今年10月他又将在北京元典美术馆举办个展,不同的是他将展示作品和影像的关系,通过全新的影像形式来传达新的东西。

 

  谈到85对现今的影响和意义时,李迪认为85跟现在是一个没有断的脉络,尽管这期间中国的政治、经济出现了一些变化,出现过一些事件,但总体来讲,85跟现在的艺术有一个上下文的关系,“我从来不认为85是一段打了封条的历史,实际上是开启了我们60年代那批艺术家对艺术一种情怀和理想主义,想去建立一个我们认为的伟大的艺术,找到一种真正的艺术传达方式,尽管这个理想是很乌托邦的。”在他看来,不管是留在国内还是去了海外的,他们都跟中国当代艺术没有断开联系。他在德国有近20年的时间,但他一直都在关注国内,关注中国当代艺术。“我还是没有改变原初的理想,还在寻找和传达。”他看到很多国内年轻艺术家受市场的影响,他希望年轻人不要过早地去关注作品的价格,因为以他的个人的经验来看,他做的展览等就是想告诉年轻艺术家,做艺术还是需要一个很纯粹的心态,理想主义是有必要的。
 



李迪 1990年在德国柏林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