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虹:爆棚的湖北评论家

 

文/Tina

 

  鲁虹,著名策展人、艺术评论家,1954年生于江西,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早年从事绘画创作,其作品5次参加全国美术作品展,后从事美术理论研究与策展,曾参与《美术思潮》、《美术文献》、《画廊》等美术刊物的编辑工作。多年来,个人学术论著有10多项出版,发表的评论文章有二百多万字,同时也是湖北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的客座教授,硕士生导师,以及武汉合美术馆的执行馆长。

 

  自鲁虹1981年于湖北美术学院毕业后,一直在湖北美协创研部工作,并参与了从《湖北美术通讯》、《美术理论文稿》,到《美术思潮》的编辑工作。作为整个85新潮在湖北地区的亲历者,时逢《绝对艺术》杂志创刊之际,由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杨卫所策划的关于“八五美术”三十周年的选题,将围绕“‘八五美术’的历史过程,采用考据的方法,梳理、辨析、澄清有关‘八五美术’的基本史实,力争还原‘八五美术’历史的本来面目,为后人留下可信赖的‘八五美术’的历史资料。”为此,本刊特邀著名批评家、策展人鲁虹来讲述‘八五美术’及其对后来美术界的影响。

 

  (《绝对艺术》对话鲁虹)

 

  绝对:85新潮初期,湖北有哪些有影响力的艺术活动或者事件?

 

  鲁虹:首先从1981年在北京举办的“湖北十人画展”说起,当时这个展览曾经引起了首都美术界的关注,著名画家叶浅予还称湖北出现了“长江画派”;此外,湖北的“晴川”画会与“申社”的创作活动也非常活跃,他们的作品先后在武汉、南京、西安、天津等地展出,受到了广泛好评。

 

  1985年初,周韶华先生提出了举办“湖北中国画新作邀请展”的设想,其不断得到了湖北美协全体人员的同意,筹展的工作也得到了应邀画家,如吴冠中、周思聪、刘国松等人的大力支持。天津美院的青年教师李津、阎秉会等还专门携画赶到武汉希望参展,该展于当年11月21日在武汉展览馆顺利举行,共有来自北京、天津、上海、浙江、江苏、陕西、四川、广东、香港和湖北的25位画家参展。整个展览可看作是80年代中国画创新的抽样调查,基本反映出当时的基本走势。

 

  绝对:当时《美术思潮》作为在全国都非常有影响力的代表性学术刊物,是何时创办的,又是何时何因被停刊的?

 

  鲁虹:湖北美协在1981年创办出版了《湖北美术通讯》,我在湖北艺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一直在协助主编陈方既先生编辑这个内部刊物。1984年我正式调到湖北美协创作研究部后,更多地参与了编辑工作。但由于这个内刊还是存在很大的局限性,所以,湖北美协决定于1982年10月起在内部刊行了不定期的《美术理论文稿》。1984年11月,基于国内美术创作发生了重大变化,即呼吁改革创新已是时代风潮,湖北美协领导决定在《美术理论文稿》的基础上创办《美术思潮》杂志。当时,周韶华很想找一位既年富力强,又有很高理论水平的人来主持这一工作。这使他将眼光放到了彭德身上,此后,他下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将他调到了湖北美协。

 

  在创办时,周韶华大胆让彭德做主编,自己与鲁慕迅任副主编。到了1986年,又改任皮道坚为副主编。因为彭德与皮道坚一方面思想敏锐,富于探索精神,另一方面又为人极好,具有号召力,所以,一些后来在国内十分有影响的青年批评家,像祝斌、杨小彦、邵宏、严善淳、李松、黄专与我很快团结在了他们的周围,并形成了一个十分有效率、有趣味的集体。

 

  《美术思潮》于1984年底出了试刊号,到1987年第6期停刊,共发行了22期,总计约30万册。由于该刊在十分强调艺术变革时,还及时介绍了国内外新的艺术理论与创作现象。遗憾的是,有反对者不断地向有关当局写信,并将《美术思潮》的编辑方针与资产阶级自由化联系了起来,在1987年9月,编辑部终于接到了有关部门的通知,必须于年内停刊。其后与湖北文联的另外四个刊物,如《长江戏曲》、《长江歌声》等合为了一个刊物,称为《艺术与时代》。

 

  绝对:在85新潮时期,湖北地区出名的艺术理论家较多,而出名的艺术群体或者特别有影响力的艺术家较少,这是什么原因呢?

 

  鲁虹:虽然湖北的一些中青年理论家于1985年前后在国内产生了很大影响,但湖北地区在前卫艺术界比较有名的青年艺术群体或公认拔尖的作品却较少。与东北、西南和江南地区相比,明显存在很大的距离。这也使得国内产生了“湖北只有理论,没有实践”的说法。为了促进青年艺术群体更多的出现,1986年初,湖北美协决定要在全省范围内举办规模宏大的“湖北青年美术节”,此决定一出,极大地调动了青年艺术家们的积极性和创作热情。经过半年多的积极准备,“湖北青年美术节”于11月1日在武汉、黄石、沙市、襄樊等多个城市同时开幕。共有50个群体与单位和个人的近两千件作品在28个场地展出。此外还举办了学术讲座、艺术交流、幻灯观摩、球赛与舞会等等。应该说,这次空前的艺术盛事,既打破了过去由美协大一统、大包干的做法,也解决了经费与场地严重不足的问题。最值得一提的是:一些有着强烈创新意识的青年艺术家,已经开始追求将西方现代派的观念、手法与传统元素相结合。由此也涌现了一批很优秀的作品。像傅中望的《天地间》、黄雅莉的《静穆系列》就是代表作。

 

  在“湖北青年美术节”举办后的一个半月,由湖北美术学院15位青年教师组成的“部落•部落”群体于12月20日在湖北美术学院展览厅推出了第一回展。在很大程度上,后者被放在了更突出的位置上。正如彭德、白荆所说,其成员是在探索他们所感趣的艺术,而不是像85的弄潮儿,是以美术去表达一种文化态度。但“部落•部落”群体带有精英特点的追求却使该群体处在了新潮美术与“新学院艺术”的夹缝之间,显得有点两不靠,对宣传也很不利。另外,与“北方艺术群体”、“西南艺术研究群体”等相比,湖北“部落•部落”还暴露出了一些问题:第一,成立过于仓促,群体意识较差,且没有明确的艺术主张;第二,这个群体的不少艺术家过于偏重艺术的形式研究,却较为忽视从新观念、新价值入手去探索新的表达方式,以致使作品明显缺乏一定的文化针对性;第三,这个群体并没有展开有效而积极的宣传攻势;第四,这个群体的一些成员过于频繁的求新求变,而没有坚持将一种想法深入持久地做下去。事实上,以上四个问题也相当普遍地存在于湖北诸群体中。于是,在当时的文化情境中,湖北在当时也较少有在国内十分著名的前卫艺术团体与艺术家。其实,湖北当代艺术的创作丰收还是在90年代以后,可惜,由于不大好说的原因,导致很多艺术家外流,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伤害了湖北的艺术态势。




“部落·部落第一回展”海报照片 1986年



“部落·部落第一回展”请柬



“部落·部落第一回展”展厅场景 1986年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