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爱画画却学了政治,继而当编剧,搞行政,出专著,做批评,写历史,办大展……吕澎先生好像特别善于改变,乐于改变,却始终坚持以独立态度对艺术进行探索。八五新潮运动时期,他由翻译西方著作起步,最早感受到新潮流的冲击。他说,那是“打开的时代”,是“思想解放的十年。”但是,中国的85新潮美术,并不只是简单的舶来品,而是在从千篇一律走向丰富和多元,在学习中再创造。“没有哪一个东西比另一个东西更好。它只是不同。”该如何去看历史,看现实,一定不能脱离中国当时的具体语境。

 

  吕澎:“85新潮”不只是舶来品

 

  Lv Peng:’85 New Wave is not just exotic

 

  编辑/李裕君 文/丁荪 摄影/雷刚 图/舒群

 

  85的理想是什么呢?就是更换价值观。

 

  What is the ideal of“85”?It is to alter our perspectives.

 

  吕澎从小喜欢画画,知青时期还参加过美术训练班。恢复高考后,他报考美院却没考上,转而去了四川师范学院,学了一个和艺术貌似不沾边的政治教育专业。“那时候到哪个学校读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离开工厂。既然考上川师的政治教育系,我当然就赶快去了。要画画条件是不太具备了,那就可以做做理论研究”。

 

  从1977年-1982年,吕澎在政治教育系读完了他的大学。这个看似与艺术无关的专业,却让吕澎觉得挺有用。“我们开的课,比如哲学史、经济学史、政治学、甚至共产主义运动史,其实都是学艺术史应该具备的知识储备。比如《共产主义运动史》,好像没关系吧?但恰恰跟中国的艺术史太有关系了。所以这个专业开的课挺好。”在校期间,吕澎试图自学美术史。而因为史料和美术资料的稀缺,他想到了“应该通过翻译来研究美术史”。居然用并不很熟练的英语完成了《英国美术史》的翻译工作。

 

  左手编剧,右手翻译

 

  1982年大学毕业后,吕澎的工作依然和美术关系不大。他被分配到《戏剧与电影》杂志社工作,做了五年的编辑。写稿子、改稿子、写戏剧、电影剧本,后来,又成为四川戏剧家协会的副秘书长。做编剧、搞行政的同时,吕澎翻译或编译出版了《塞尚、凡•高、高更书信选》《论艺术的精神》、《风景进入艺术》等。1987年,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吕澎的《现代绘画:新的形象语言》,岭南美术出版社1989年出版了他的《欧洲现代绘画美学》。

 

  80年代,吕澎和湖南美术出版社合作比较紧密。1987年,他和湖南美术出版社的编辑邹建平有了书信往来,后来还专程从海南去长沙见了邹建平。“那个时候,当你通过书店或者杂志发现有篇文章写得不错,你就会关心这个人是谁。知道他在哪里了,你就会写信跟他联系,就可以交流。今天没有了。”吕澎有些遗憾地说。“当时对于西方现代主义著作,出版社一般都是小心翼翼的,但他们似乎没太多顾虑,我就为西方现代主义画家的翻译丛书提供了《达利》、《培根》的翻译。后来和他们社的合作就多一些。大家价值观很接近,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就会在要做什么事上容易达成一致”。

 

  1989年初,李路明邀约吕澎写一部反映1979年以来的中国现代美术历史的书,这才有了《中国现代艺术史:1979—1989》。“那时候我们是战友,但今天的出版社,完全是两回事。”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