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韩凯州遇见达明·赫斯特
When Han Kaizhou meets Damien Hirst

编辑/严虹 文/ Fruit  摄影/杨琛



他拥有多重身份,集经营者、管理者、设计师、实业家、收藏家、摄影艺术家于一身。他是纵横不同领域的跨界达人,一脚踏在商业里面,一脚踏在商业外面,用智慧玩转大格局,被称之为商人中的艺术家,艺术家中的商人。他是一千零一夜®集团CEO兼首席品牌建构师韩凯州。韩凯州是从事商业运作的实业家,又是懂得享受生活的生活家,以及热爱当代艺术的收藏家。当韩凯州遇见英国当代艺术大师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两人一见如故,为他们的友谊创作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作品《枪》。
 

Rodin said that so-called masters used their eyes to see what others had seen, and found out beauty on what others saw as common as usual. British contemporary art master Damien Hirst's  works have proved it. He uses thousands of insects we usually see to design a natural picture with the most beautiful and purest colour. Therefore, the master is not just a title, but also reshaping and representing beautiful things from the heart.

罗丹说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英国当代艺术大师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的作品证明了这一点。他运用我们平常见过的上万只昆虫构建一幅来自大自然最美最纯正色彩的图案。因此,大师不是封号,是根植于内心对美好事物的重塑与再现。——韩凯州
 

 韩凯州与达明·赫斯特

ART ABSOLUTE对话韩凯州


ART ABSOLUTE: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

韩凯州:我最早的收藏要追溯到小时候,大概我六、七岁的时候,和我的外公生活在一起。因为外公是一个集邮的资深收藏专家,从民国时代的邮票,一直到“文革”时期的邮票,他都做了系统的收藏。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接触收藏。从集邮收藏开始,学习到收藏的体系,它是要讲究收藏线索的,除了它的艺术性以外,同时也要梳理它的时间线索。我最初集邮就是根据时间的线索,从每一个年代,以时间为轴向,从小小一张邮票可以看到每个年代发生的故事和重要的时代特征。这对于我以后,对当代艺术的收藏,和一些古玩的收藏,有积极推动的作用。

ART ABSOLUTE您的收藏心得是什么

韩凯州:我的收藏兴趣点一直都在发展变化当中。比如说我以前对古代字画的收藏,比较偏重于宋朝的一些字画,因为我认为宋朝是我们中国历史上艺术的鼎盛时期,从皇帝到平民百姓,都具有一定的艺术修养,宋朝是一个艺术的盛世。我的古玩收藏线索是以宋代为核心,以专题归类为主。比如说玉玺这样的专题,或者一些比较有特点的古玩。



 韩凯州与达明·赫斯特

ART ABSOLUTE:您曾有幸前往英国拜访过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的家和他的工作室?共同创作艺术品,您和他在什么情况下相遇,并一起创作?

韩凯州:我很有幸,作为一个亚洲的藏家,得到一个拜访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的机会。在白立方画廊老板的陪同下,第一次去见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这个伟大的艺术家,当我去到他的家里和他的工作室以后,感觉非常的惊艳。我和他之间发生了一个非常讨巧的事情,那天的着装,我们正好相碰撞,原来我们都热衷穿同一种风格的着装。



韩凯州摄影作品

ART ABSOLUTE:您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穿的是哪一种风格的衣服?

韩凯州:与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见面那天,正好我的着装是以前我从事时装设计的时候,为自己设计的一套被我称为“战袍”的服装。恰巧达明·赫斯特那天的穿着,也是类似的风格的衣服。我们见面以后交流甚欢,相互间有很多的共同点,在审美趣味上达成的共识,和一些兴趣爱好上的相通,让我们感觉很投缘。因此,我们之间有了广泛的话题,并且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韩凯州摄影作品

ART ABSOLUTE:您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见面发生了哪些有趣的细节?

韩凯州:因为和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在一起交流很顺畅很投缘,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 )甚至把他水晶宫的房子以我正在操作的项目命名,这个细节让我深受感动。当时我正在设计一个移动house的项目,他听了之后非常感兴趣。在交流中,我对他说:你在全球做这么多的展览,而且这些展览对灯光和空间的要求又是极其的严格和高标准,如果你一一去现场布展,将要占用你本人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我可以帮你做一幢“艺术的房子”,可以让你游历全世界,在每一个地方去做展览,都保持同样的空间,同样的氛围,同样的灯光,同样的气息,更好地表达你的作品。他听完我的创意之后非常振奋,同时他也问了我一个让我非常惊讶也非常专业的问题,他问这个房子可以吊装多少次?正好我的项目做过这样严格的测试,我告诉他,我们可以做连续吊装,反复吊装56次,结构上不发生任何的变化。他非常开心,因为他除了是一个艺术家,原来还是一个艺术工程师,也是一个设计师。所以他完全能够明白我回答他这个56次的反复吊装的数据的严谨性,以及我做事情的这种态度,他极为欣赏。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面,我们就共同创作了一幅作品,名叫《枪》,喻意彼此射中对方的心,这是一个很有纪念性的作品,已经成为我的收藏。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