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在调整中发展,更加趋于理性,逐渐走向细分

Art market is in the adjustment of development,carried into practice with more ration,and more subpisions have begun to emerge.

 

  2015年的拍卖场,似乎是以3月18日开始的纽约佳士得“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的拍卖作为开端的。
 

  一、纽约安思远藏品拍卖赚足眼球

 

  杰出的美国学者、古董商及收藏家,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的安思远的眼光和品位是艺术界所公认的。佳士得在拍卖前举行了8天的拍卖预展,全面呈献了安思远1400多件私人珍藏。为了再现安思远的收藏和装饰品味,佳士得在预展现场内搭建出其曼哈顿公寓22间房间中的经典家居布局,这种“还原搭景”的预展方式给国际拍卖业做了一次典型示范。

 

  在其夜场中,“西藏十一/十二世纪铜瑜伽士坐像”拍出了486.9万美元,创下了西藏雕塑拍卖的世界纪录,买家是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尼泊尔十三世纪鎏金铜观音立像”,创下尼泊尔雕塑拍卖的世界纪录,买家为亚洲私人藏家。“明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以968.5万美元成交,成交价超最低估价12倍之多,创黄花梨圈椅拍卖的世界纪录。夜场金铜佛像的完美成交,必定会带动佛像市场的进一步走高。

 

  几乎同时,纽约蘇富比拍卖行拍卖了一件明代郑和书法写经,起拍价仅10万美元,经过半小时的紧张争夺,最后成交于1402.60万美元(含佣金),增值120倍,折合人民币8780万元,也被刘益谦买到。这件目前存世的第二件郑和写经的高价成交也预示着未来佛经市场的火爆。

 

  纽约举办的亚洲艺术周取得了不错的经营业绩。佳士得拍卖成交了约10亿元人民币,苏富比成交了约5亿元人民币。由于安思远藏品拍卖形成的新闻轰动效应,吸引了从未有过的如此多的中国人到纽约去参加拍卖会,成为亚洲艺术周最大的亮点。安思远拍卖专场的火爆主要因为:其收藏品都是难得一见的“生货”,买家基于对安思远的崇拜和信任,使得其藏品常常远高于市场价而成交。

 

  二、京城迎春小型拍卖成市场“风向标”

 

  3月下旬,北京的几场小型拍卖常常被作为内地春拍的风向标。由其预展明显可见,嘉德、匡时、荣宝等几家拍卖行都有意压缩了拍品数量,减少了资金投入,降低了拍品估价,增加了无底价拍卖品的数量。

 

  北京荣宝迎春拍卖总成交率69.86%,总成交价2970.1万元,拍品数量环比2014年底小拍的1225件减少了21%,总成交额环比上期小拍5492.59万元减少了47%;北京匡时迎春拍卖以7000万元收槌,1700件拍品,环比2014年夏季拍卖会的2000件减少了15%,总成交额环比2014年夏拍1.322亿元成交下滑了47%;中国嘉德迎春拍卖共上拍5000件拍品,总成交额达到1.68亿人民币,拍品数量环比2014年底上期四季拍卖3000件增加了67%,总成交额环比2014年底四季拍卖7016万元增长了139%。其中,元刻本玄奘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四百三》拍前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和国有文博机构优先购买,拍场上竞争踊跃,最后从无底价争到了32.2万元,这似乎也预示了佛经市场的火爆。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