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天寿《鹰石山花图》,2.79亿元人民币拍卖成交

 

  观察今年的春季拍卖,笔者以为,艺术品市场在调整中发展,更加趋于理性,逐渐走向细分。

 

  1、精品与普品的价格差距变大。买家对于拍品的要求更高:真、精、新,“真”就是要保证流传有序,来源可靠;“精”是指艺术品独具创意,别出心裁,与平时拍场上的“大路货”不同;“新”是说这样的拍品难得一见,就是所谓的“生货”。近期股市的疯狂使得人们对于经常能在拍场上见到的“熟货”、“大路货”、“应酬之作”视而不见,买家们也许明白,这次不买以后也还有机会,而对于难得一见的“生货”,恐怕从此而失去机会的买家则会志在必得。匡时春拍中,一件关山月人物题材的作品《牧羊女》,从美国征集而来,从未露过面,藏家还保留着与关山月的书信来往,从而证明这件作品的来源可靠。市场中很少见到关山月人物题材的作品,《牧羊女》因而拍出655.5万元的高价也就不奇怪了。

 

  以往,买书画都习惯上按平方尺价格来计算。如今,由于人们对于艺术品品质的深入理解和鉴别,对于真精新的艺术品,已经常常不再简单用平方尺来衡量。几家拍卖行的夜场已经约定俗成地成为了上拍大名家、高价位、精品生货的地方,其看展的人多,买家、观众人多,举牌的人也多,价格因此在竞争中扶摇而上,使得大多数的天价都出自于各个夜场;而日场的拍品相对普通、“大路”了许多,看的人少、场上坐的人少,竞争也不激烈。夜场与日场之间人气、买气的两极分化也是当今拍卖市场更加成熟的一大特征。

 

  2、拍品保真与不保真的价差变大。春拍中,多件古代文物被文物管理部门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国有文博机构享有优先购买权。这实际上等于文物部门为拍品保了真,定了品质,买家因此为能争到一件国家一级文物而当仁不让!结果,被政府文物部门看中的拍卖品常常都拍得很好,比一般的市场价位提升有一倍到几倍。

 

  北京匡时三件被文物局定为一级文物的拍品中,《宋人临摹郭忠恕四猎骑图》成交于8050万元,《南宋司马伋告身》成交价为2012.5万元,《南宋吕祖谦告身》成交价达到2875万元,都被知名收藏家刘益谦囊括;几乎同时,北京保利的17件一级文物写刻经也都全部高价成交。

 

  一些流传有序的拍卖品、收藏家专场更加获得买家青睐。嘉德春拍中第十四期“一粟山房”古代书画收藏家专场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本场56件拍品,成交55件!保利的“史世奇珍藏启功书画”专场由于其拍品来源可靠,品质上乘,最终以火爆踊跃的竞买,100%的成交率,高出市场均价几倍的价格成交。

 

  3、春拍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古代书画作品成交热烈、现场火爆,这与现当代书画专场形成对比。古书画由于其年代久远、多重价值、量少稀缺,在拍卖场上一直长盛而不衰。随着人们逐渐对于文物艺术品知识的深入理解,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渐渐喜爱,如今有更多的人进入到古代书画的收藏领域中来,古代书画市场也因此显得坚挺,这也成为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日渐成熟的标志之一。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