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吕祖谦告身》,2875万元人民币拍卖成交
 

  近日,香港蘇富比宣布自2015年秋季起将推出中国古代书画专场,这又为中国古代书画市场的未来发展增添了动力。

 

  4、延续近两年的调整态势,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乏善可陈。在被认为是当代艺术风向标的香港苏富比2015年春拍“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中,最高成交前五名的作品由吴冠中、赵无极两人囊括;而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中,只有方力钧的作品《1996.4》成交在2168万港元,位列全场成交排名的第八名,第六、七、九名,均被日韩及东南亚当代艺术作品占据。而曾梵志的《毛(三联作)》、《无题》,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13号》以及叶永青、岳敏君、刘野、刘小东等共7件作品流拍,流拍率为40%,即便成交的作品也均在估价上下徘徊。

 

  保利香港“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中的中国当代艺术拍品也遭遇与苏富比类似的低迷,早期当代艺术家作品成交并不理想,如叶永青有6件作品上拍,其中有4件流拍,而周春芽的两件作品也均流拍。在北京保利春拍的当代艺术板块中,二线名家表现不俗:毛焰的《记忆或者舞蹈的黑玫瑰》成交于1035万元,徐冰的《鸟飞了》以1150万元成交,丁乙的作品《十示之六(一组)》以782万成交。在当前投资者信心严重不足的整体经济环境中,方力钧等早期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市场仍在下滑困局之中,流拍现象令人担忧,新兴艺术家群体的板块轮动似乎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实力,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未来也许还将继续下滑和低靡。

 

  5、强者恒强——拍卖企业间差异逐渐拉大。据观察,大型拍卖行的成交额稳中有升或略有下降,而中小拍卖行成交额下滑较多,体现出强者恒强,市场集中度明显增加的市场态势。当市场进入深度调整,各种资源上的竞争异常激烈时,客户会更加看中拍卖企业的品牌、诚信、规模和专业水准,往往会摒弃那些新、小、差的中小拍卖行。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