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科技:一次危险的去经验化
Art and technology

文/蓝庆伟


蓝庆伟,毕业中国美术学院,现任成都当代美术馆执行馆长,八零后新锐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如何进行科技与艺术的有效嫁接,是我们未来发展中的困难,但这个困难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突破点。

展览《和科学家聊天》,是艺术家兼化学博士张晋与四川大学高分子研究所费国霞博士,共同在成都当代美术馆完成的一个艺术实验项目。这既是一个单独的实验项目,也是美术馆关于“艺术与科学”实验的起步。“和科学家聊天”看似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却因专业性的区别而缠绕着“艺术与科学”、“跨媒介”、“自我的他者”、“有序与无序”等关键词,轻松的聊天并非人人都可以介入,他们在科学界所共同的基础让有生成效果的聊天成为可能。




从化学博士转身为艺术家,张晋在这次项目中不免存在着与自我对话的嫌疑——当然,这种嫌疑也是分裂的;科学并非充满着我们那些耳熟能详关于“发现”的励志故事,这容易让我们展开关于艺术从业者、科学从业者孰轻孰重以及如何结合的讨论,在费国霞的工作中,一种重新审视的角度介入到了她的生活,在有序与无序之间、在问题与表述之间,重要的是如何找寻适合自己的切入方式。这些关于自我、科学、他者的思考正是我们对这个艺术项目的期待点,对于科学实验他们更倾向理解为“一次生成却随即幻灭”,这种生成与幻灭的问题,也可以表述为“我们企图对‘共生’描述,却遭遇不可能/徒劳”。

在“艺术与科学”的话题下,艺术的思维是一场去经验化的危险游戏,不仅无法预测未来与结果,还要饱受思维定式作祟的争议,但不论是运用科学领域的实验方式反思艺术,还是从思维领域打破科学的有序,或是通过两者的结合来思考艺术与科学的边界,作为观者,发现这其中的隐喻以及这隐喻背后的思考方式是令人兴奋的,而与之相关的工作方式的展示也是我们所期待的。

吴冠中与李政道2001年关于“艺术与科学”的讨论在今天依然有效,正如吴冠中的笑谈“高明的科学家和艺术家都不应是一个匠人”。没人主张让艺术家成为科学家或者让科学家成为艺术家,但这两者之间的“跨界”却困扰着许多人,尤其是在科学技术高速发达未来就是现在的今天,更应坚定“艺术是艺术家的事”,所谓的跨界,问题不在“界”,不在两者的隔阂,而在于意识的广度问题,在于跨越。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