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松:用游戏的态度做艺术
Xue Song: Doing art with a playful attitude

编辑/严虹  文/Anni  摄影/乔勇
 



薛松,著名当代艺术家,1965年出生于安徽砀山,1988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现定居上海,为中国当代波普艺术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Surely I am not an artist who considers art as a religion. I like it more with a playful attitude. I think there are three attitudes towards art: one is religious, one is purely realistic, serving a variety of pragmatists pragmatism, and a third is playful. I am very happy without other thinking.

我肯定不是那种把艺术当成宗教的艺术家,更喜欢游戏的态度。我觉得对艺术的态度有三种:有一种是当宗教一样,有一种是纯粹的实用主义者,为各种服务的实用主义者,还有一种游戏的态度,就像玩一样的,没有其他的想法是最开心的。

——薛松

 

上海莫干山路50号8号楼3层是薛松工作室,他是最早在莫干山路50号建立工作室的上海当代艺术家,他的工作室面积一共约有300平方米,灰白的水泥墙、陈旧古朴的木桌椅、凌乱不堪的颜料、画笔、书籍……这些细节都流露出这位在火焰中进行创作的艺术家,真实、随意、自由、安静而独立的工作空间。
 

薛松  玛丽莲.梦露  布面丙烯综合材料  160×140㎝  2008

 

独一无二的创作手法

薛松是一位独具个人特色的艺术家,在1990年底,一次偶然的火灾后,薛松从废墟中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和创作方法。他借鉴西方利用现成物进行拼贴创作的概念,跳出素材的限制,以烧制的方式来解构传统文化,以拼贴重置流行的元素,使用文化符码来表现多层次的创作内涵。

薛松的创作手法独一无二,他以焚烧过的印刷品碎片拼贴出他的画面。火的痕迹带出各种其它媒介难以表达的含意,作品都有丰富层次,寓意绵远。薛松所有的作品都是在火焰中诞生的。以灼烧的方式,把他原本亮丽鲜艳的各种纸张印刷品变成一块块不规则形状的碎片,在特定的构图与形象中,这些碎片又被精心细致地分类组合在一起。

对于那些印刷品“原材料”的内容,薛松始终有着独特的选择,文字和图像的内在关联和另类搭档,一直是引人入胜的,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意味深长的细节。正如油画家用笔触堆砌形象那样,被贴标在画布上的印刷品碎片,其实就是薛松的“笔触”。

一如大多数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薛松的艺术由中国过去30年的急剧社会变迁所催生,与其中每一阶段的最新潮流息息相关,但有别于很多其它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倾向,薛松在紧抓时代脉搏之余,一直保留着中国固有文化里一份宽容仁厚、细腻雅致。所以,在他的作品里,可以找到一份属于中国的浓烈新人文精神。

薛松以一种中国式的文化观点来呈现作品,不但使用山水画的构图,背景也是利用书法碎片拼贴而成,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能看见西方文化的符号,虽显突兀却又是生活所见,其作品反应了东西方文化共融的混杂时代,如同混乱字体所象征的信息爆炸,以及西方消费文化的渗透。他的作品的独特定位同时也确立了其在艺术领域中的价值。

自1980年代,西方艺术思潮吹入中国,“波普艺术”在中国特有的文化背景与社会环境中发展,开拓出具有自身价值的新领域,成为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上占有不可或缺的一章,而薛松一直是中国“波普艺术”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薛松  名人系列--切,格瓦拉  布面丙烯综合材料  150×150㎝  2008

既有中国性又具有国际化

自1990年起,循着“火”的启示,薛松在个人化的艺术创作道路上已走过了25个春秋。社会、政治、传统,人文、时尚、审美,面对浩瀚历史、纷繁世相,他在图像的毁灭与再生中探寻着艺术的真实和虚幻。多年以来,薛松在对政治风云、历史图像、文化传统和流行时尚的持续关注中,兴致勃勃地发表着颇为另类的个人意见。

薛松的作品远观以为是利用特殊技法的丙烯或者油画颜料创作的,简约的形象和有力的笔触和块面让人觉得有些霸道的力量。可走近作品才发现这些笔触是由一张张经过烧烤的印刷品的残片拼贴完成,在支离破碎的印刷载体上原来的内容还依稀可辨,在欣赏形式美感的同时还可以玩玩“回忆录”或者“猜故事”的游戏。

在作品《毛》、《可口可乐》、《书法》、《与大师对话》、《不搭界》、《旧日的山水》、《旧中国美人图》等系列中,薛松借用了“波普艺术”的语法,讲述着借古喻今、时空交错的故事。他的艺术主题和内容在立足中国现实的基础上不断地获得了深入与拓展,而其艺术风格也在长期相容并蓄的提炼过程中日渐显现出既有中国性又具有国际化的鲜明特点。

薛松艺术的图像特点在于其碎片图文含义的多义性和复杂性。他喜欢把灰烬和碎屑作为阴阳、明暗两种元素在画面上结合成形象,或形象的轮廓,或形象的背景,或形象的某个局部,总之,手法变化多端。最令人眼花缭乱的是他对画面上难以数计的烧蚀碎屑图文形象的使用。这是一个他为所有人设下的迷局,有时他会根据创作的构思拼贴上与形象本身的含义相关的历史图像和文本碎屑,而当你自以为找到了解开浩繁碎片的钥匙的时候,你会在同一幅画的其他形象部分遇到了新的密码,甚至是难有规律可循的乱码,因为这些碎片图像和文字完全与组成的形象所意指的含义毫不相干。这就是薛松,一个善于在局部与整体、细节与全貌、微义与宏论之间乱中取势和置阵布局之人。

在采访中,薛松反复表明,当初一接触到拼贴这种表现方式自己就本能地喜欢它。拼贴这种艺术方式在西方最初是从毕加索等人开始尝试,在二次大战后成为“波普艺术”的主要手段之一,其核心是使用人们日常生活耳熟能详的各种物质化和视觉化的现成品材料,并因此成为西方艺术家反映战后消费社会和商业文明中兴起的大众文化的重要载体。值得称道的是,薛松式的“波普”在面对大众文化时,有着不少自己独特之处,其中通篇使用焚烧后的大量现成印刷品碎屑构成画面,这是他对拼贴手法的技术贡献,也是对“波普艺术”语言形式的丰富和发展。
 
 

薛松  意象书法  布面丙烯综合材料  100×100㎝×4  2008  全景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