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如何收藏
How to collect contemporary art

editor-张长收 text-随墨 photography-李炳魁

 

收藏家张锐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买单人”,不仅仅是因为他收藏了大批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而且他所建造的家居美术馆被传为佳话。此次《绝对艺术》邀请到收藏家张锐以及上品艺琅董事长谢蓉,共同探讨家居美术馆与私人收藏话题。
 

当代艺术家里边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叫博伊斯,他曾说过一句话叫“人人都是艺术家”。所以我想借着他的话说,不但人人都是艺术家,其实家家应该是美术馆。——张锐
Contemporary artist Boyce, a very important person, said, "everyone is an artist”, so I would like  to borrow his words: not only everyone is an artist, but also every home is a gallery.

 
“美术馆不是艺术作品最好的去处”
 
ART ABSOLUTE张总,您提出的“家居美术馆”这种概念,虽然是一种艺术与生活融合的典范,但是它不能对大众开放。从您个人收藏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方式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

张锐:可能对于一般人来讲,这个户型不太适合居住,也不太像家。但是它比较符合我们对艺术品陈列的要求,因此选择这样的户型也是自然而然的。那么我们建这种家居式的美术馆,它到底在传播上能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坦率地讲,凡是来过我们家的朋友,都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虽然对公众没有起到一个艺术传播的作用,但是有不少艺术的爱好者,以及以前对当代艺术没有太多感受的人,他们看完之后,都觉得当代艺术也是有正能量的。特别是一些潜在的艺术爱好者,来我们家之后,据听说,大多数人都变成了艺术的消费者。
 
ART ABSOLUTE最起码在您自己的社交范围内还是起到一定宣传作用的。谢总对于“家居美术馆”的概念,有怎样的看法?

谢蓉:关于“家居美术馆”的概念,我认为它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艺术融入生活的方式,对艺术有持续的关注、收藏、研究和陈列的这么一个概念。
 
ART ABSOLUTE那么张总收藏当代艺术,是因为有这么一个房子陈列当代艺术更适合,还是早在之前就有了一定的收藏规划?前后是什么样的逻辑关系?

张锐:首先我买艺术品肯定是在买房子之前,大致有一、两年的时间。在设计这个房子的时候,我也购了一些艺术品,所以在三、四年的建造过程中,随时在调整它的设计结构。艺术品和建筑之间,是相互呼应的,而且彼此都在适应和调整。包括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些艺术品,也是经过了反复的调整之后,呈现出来的一种状态。因为毕竟它只是我艺术收藏里边极少的一部分。
 
ART ABSOLUTE您接受媒体时曾谈到,“美术馆不是艺术作品最好的去处”,为什么?

张锐:其实大家都知道,当代艺术家里边有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叫博伊斯,他曾说过一句话叫“人人都是艺术家”。所以我想借着他的话说,不但人人都是艺术家,其实家家应该是美术馆。如果艺术不是为了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让我们和它之间产生最直接的联系,而是全部都周旋在美术馆的“高墙”上,那么我认为艺术最终还会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ART ABSOLUTE谢总,您对于张总谈到的“美术馆不是艺术作品最好的去处”的观点有怎样的看法?

谢蓉:我特别同意这个观点。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觉得不仅人人都是艺术家,现在人人都可以是收藏家,它是一个更开放的状态。

 


收藏家张锐

专注当代艺术 关注实验先锋
 
ART ABSOLUTE谢总,据我们所知,上品艺琅也是专注当代艺术,也做了很多比较实验性、先锋性的展览,您作为经营者,是如何规划的?

谢蓉:我一进入艺术圈就进入了当代艺术体系里面,通过在这个体系里面的观摩学习,有了一种艺术史方向的思考。所以当我决定做一个艺术机构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去经营当代艺术以外的方向。虽然我们在经营一个艺术机构,但是它也肩负着推动艺术史发展的责任和义务。并不是什么都可以做,什么好卖钱就卖什么,不是这个态度和立场。
 
ART ABSOLUTE张总在收藏过程中,也收藏了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张锐:按照我们平时对哲学的理解,我觉得有三个层面。一,哲学;二,哲学家;三,哲学著作。那么我对艺术的理解,也就是艺术、艺术家和艺术品。在我看来,艺术更多强调的是艺术的思想、思维,它是一个哲学层面,是一个世界观层面。艺术家是运用一个艺术的世界观,找到了一个独特的方法论,然后实施在它的作品中形成了艺术品。让更多的人,通过对作品的理解,了解了艺术家的情怀,了解了艺术家的思想。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我们选择年轻艺术家,其实是在选择这一代人。他们眼中的世界,以及他们内心深处渴求表达的内容,对于我们认知一个年轻的时代,认知年轻艺术家,对于我们掌控未来的发展趋势,其实都有很大的帮助。
 
另外很重要的一条,我没有太多的钱。既能够满足我的消费欲望,同时又能找到让我很激动的东西,我觉得肯定是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会在这两个方面满足我。一,它的刺激性足够高,因为它新。第二,它的价格足够低,会满足我这样一个捉襟见肘的人的购买欲望。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上说,我不过是当代艺术或者是年轻艺术家的一个天使投资人。
 
ART ABSOLUTE谢总,上品艺琅在专注当代艺术的同时,也注重培养年轻艺术家,包括一些实验性的艺术活动。那么一个画廊既要平衡经济收入,又要做学术,这两者的关系,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谢蓉:我们的画廊也比较新,一个新画廊在整个艺术生态里面,大牌艺术家一般不会合作,这是现实。所以不如去寻找一些很先锋、有理想的这么一群人,一起成长。而且我个人兴趣在于这种先锋实验,我觉得它很刺激。他们的实验性太超前,市场对他们的认知是滞后的,所以生活特别艰难。正由于他们的实验性,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所以需要一个平台来展示,也需要大家有时间来了解他们。
 
在这么一个生态链里面,需要这么一个机构,但肯定是困难重重。这种先锋实验的艺术,对于我们来讲,会面临经营成本的问题,首先时间是最大的成本。因为学术认可它,市场认可它都需要时间。还有经营团队的成本,这是很实际的问题。那么我既然选择做这么一个有理想的艺术机构,我就要做好贫穷的准备。
 


上品艺琅董事长  谢蓉

艺术品转化及商业运作
 
ART ABSOLUTE那怎么保证画廊的持续性?像刘成瑞(刮子)的行为艺术展览“一轮红日”,可能回报率会比较低。

谢蓉:因为本身作品就不贵,而且他的知名度还不够高,他还在成长过程中,所以他的市场接受度肯定就不像大牌艺术家那么容易。所以我觉得要拿时间来支持,空谈理想也很苍白,这个时候要想尽一切办法。刮子的这次展览影响力很大,卖石头只是它观念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很欣慰的是,直击心灵的艺术品是可以打动每一个人的。这次收藏我们作品的人,90%以上以前都不是收藏家,都没收藏过作品。只要你有理想,你就会找到一个实现理想的通道。当代艺术有时候就像毒药一样,它会让你很着魔。
 
ART ABSOLUTE关于艺术品转化以及艺术品的商业运作问题,张总怎么样来阐述这样一个问题?

张锐:说到这个问题,正好是我这两年的兴奋点,因为这两年我到处去宣传我的“第三次世界艺术大战”的理论。如何将艺术品向商业转化呢?那么我的方法论,就是三个“五”。第一个“五”,叫“五项基本原则”:版权化、规模化、产业化、大众化和金融化。第二个“五”,五大板块。第一个板块,博物馆、美术馆、艺术院校板块;第二个板块,画廊和拍卖行板块;第三个板块,独立艺术家及设计师板块;第四个板块,社会明星板块;第五个板块,少年儿童美术板块。第三个“五”,5S艺术专卖店:展示、销售、学习、服务、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