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春拍低谷
How to deal with the trough in the spring sale
——2015春拍遭遇低谷 拍卖行如何应对

editor-张长收 text-随墨 photography-李达 孙妍

 


徐冰《鸟飞了》成交价1150万元(北京保利2015春拍)


尚扬《董其昌计划-7》644万元成交(北京保利2015春拍)

2015年中国内地春拍落下帷幕,总成交额仅为244亿元,遭遇了2011年以来的最低谷。虽然成交指标出现下滑,但单幅作品均价却有所提升,这说明拍品在缩量的情况下越来越精品化,尤其是在现当代艺术板块表现得比较明显。但是否就可以说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是市场的“硬通货”?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如何?抽象艺术“热”还能持续多久?带着这些疑问,《绝对艺术》采访了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门总经理贾伟、中国嘉德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门总经理李艳锋,以及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部门经理谢扬。
 
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和北京匡时在市场情况并不明朗的形势下,他们都在积极地调整战略,去应对市场的变化并满足藏家的需求。
Beijing Poly, China Garter and Beijing Kuang Shi are, under the unclear situation, all actively adjusting strategies, to cope with the market changes and meet the needs of collectors.

 


刘国松《雪网山痕皆自然A—西藏组曲之181》1023.5万元成交(北京保利2015春拍)


陈丹青 1983年作 《康巴汉子》483万元成交(中国嘉德2015春拍)


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是否是市场“硬通货”

去年,北京匡时油画雕塑部与当代水墨部合并,正式升级为匡时现当代艺术部。而中国嘉德油画部今年正式更名为“中国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部”,更名后的部门思路更为清晰,定位更为准确。其实无论是现当代艺术,还是中国二十世纪与当代艺术,都是以时间为线索划分的,而之前都是以材质(油画、雕塑)命名,这说明二级市场越来越重视艺术的学术发展脉络。

2015春拍在现代艺术方面表现突出,无论是北京保利,还是中国嘉德,亦或是北京匡时,在其专场拍卖的成交TOP3中都有现代艺术大家的身影。比如,在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夜场中,吴冠中的作品《木槿》以6900万元拔得本场头筹;在中国嘉德“二十世纪艺术”专场中,吴大羽《谱韵-63》以1150万元成交,刷新了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在北京匡时“全景:现当代艺术专场”中,孙宗慰《蒙藏人物册》成为全场最大的黑马,356.5万元成交,超出估价60余倍,创造了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

尽管如此,是否就可以断定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是市场“硬通货”?贾伟认为,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虽然稀缺,但“要看作品的质量”。而李艳锋认为,相对于当代艺术而言,现代艺术大家的作品属于稀缺资源;从学术方面而言,现代艺术大家的地位和影响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谢扬认为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市场一直被低估,只不过近几年越来越受重视,但整体而言,在未来的价值层面仍有上升的空间。

 


段建宇《姐姐10》189.75万元成交(北京匡时2015春拍)


年轻艺术家的挖掘与培养

在二级市场,对于年轻艺术家的挖掘与培养,北京保利和北京匡时做得相对有代表性。在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专场中,李晖的作品《游离》、赵露的作品《覆膜世界-GIRL NO.3(四联画)》分别以310.5万元、138万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而在北京保利“中国新绘画”专场中,王光乐的《水磨石2007.12.27》在激烈的竞拍后以287.5万元拔得头筹。封面作品之一屠宏涛的《树下遇到荒木》以218.5万元成交,创造了其个人作品的拍卖成交纪录。

近十年来,北京匡时也一直在助推年轻艺术家与发展新藏家群体。曾经的拍卖中创造了仇晓飞、王光乐、韦嘉、欧阳春、陈可、陈飞等十几位年轻艺术家的拍卖成交纪录。而今年,段建宇的作品《姐姐10》、何翔宇的作品《可乐计划》分别以189.75万元、35.65万元成交,再次刷新了个人作品的成交纪录。

按常理推断,相对于老一辈艺术家而言,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还不够成熟。但谢扬认为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并不代表不成熟,“比如说赵半狄、毛焰,他们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非常天才的一面了,往往有一些很重要的作品,都是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完成的。只是在当下,他们被发掘了,他们的绘画语言或者绘画形式,或者他们所表达的东西正好是当下的人所需要的,而且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社会影响或者影响社会的思潮发展。”相对于北京保利和北京匡时,中国嘉德在年轻艺术家板块的推广显得比较谨慎,李艳锋坦言:“在年轻艺术家这一部分会特别谨慎,嘉德每年上拍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应该不会超过10张。”同时,他认为对于年轻艺术板块应该以一级市场为主,二级市场为辅。年轻艺术家的发掘、培养及推广,应该由一级市场去完成,二级市场要做的是“锦上添花”。



何翔宇《可乐计划》35.65万元成交(2015春拍)


抽象艺术“热”还能延续多久

在最近一两年,抽象艺术“热”成为了业内关注的一个现象。尤其是去年的一级市场抽象艺术方面的展览不断,像今日美术馆、南艺美术馆、偏锋新艺术空间、上品艺琅等等均举办了有关抽象艺术的展览,然而仅仅是一些有名气的艺术家的作品或者价格并不高的作品有所销售。那么在二级市场,抽象艺术板块的成交情况如何呢?

比如,在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夜场的抽象绘画专题拍卖中,刘国松《雪网山痕皆自然A—西藏组曲之181》以1023.5万元的高价荣登该单元榜首。丁乙《十示之六(一组)》则以782万元的价格紧随其后。在尚扬专题中,《董其昌计划-7》以644万元的价格成交。贾伟坦言:“这个山头我们必须要提前占着。”北京保利是国内最早开辟抽象艺术专题拍卖的拍卖行,她认为拍卖行应该具有一些前瞻性和冒险精神。“那么在这个抽象板块里面,其实我们也有很多的纠结,一旦抽象热了,是不是很多年轻艺术家就跟风了?它的标准是什么?不能为了抽象而抽象。所以对于拍卖来说,一定要找市场上比较有共识的。把画得不懂的或者很简单的都归类到抽象艺术,这个是不行的,还是要慢一点、谨慎一点。还是要把市场已经被论证过的,这一类的艺术家的作品集合起来,捋一个线索,这样的话,会给我们的收藏家有一个指引。”

而在北京匡时现当代艺术专场中,其中有几件抽象作品成交情况也不错。比如王光乐2006年的作品《水磨石》以184万元成交,曹俊2013年的作品《空间直线——汇》以175.95万元成交。谢扬表示:“抽象这个板块的提出,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同时她认为,无论是抽象、具象还是表现,有一部分买家在买抽象的,必然有另一部分买家在买其他类型的作品。那么抽象艺术“热”还能延续多久?谢扬认为:“从近几年来看,由于大家的家庭环境的需要,或者说新一代藏家喜欢比较简洁而且精神性高度集中的一些作品,因此抽象作品进入到了更多的人的视野里面。”

 


曹俊《空间直线——汇》175.95万元成交(北京匡时2015春拍)


拍品征集比以往更加艰难 拍卖行如何应对

在拍品征集方面,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环境都有一些不利因素,像国家反腐、股市行情不明朗等让一些艺术品的投资人变得小心谨慎,藏家也比以往更加“惜售”藏品。贾伟认为:“其实这个市场是不缺钱的,它缺的是信心,缺的是大的资本进来。当代艺术市场它面临了很多现实的问题,首先就是之前拍的过高价格这一类的拍品,它的资源在不断的枯竭。这个枯竭体现在两点:第一点是卖方,第二点是买方。谁愿意把真正的精品放到拍卖会上交易?谁愿意出大价钱来买?所有拍卖行都要竞争的,不光是保利、嘉德,还有国外的苏富比、佳士得,它们也在找寻精品,还有真愿意收藏这些精品的买家。”

对于此种情况,谢扬表示:“虽然说外部环境会对艺术品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归根到底来说,艺术品市场还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市场,其实受整体大经济环境的波动影响,相对表现的不是那么强烈。”但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谢扬坦言:“无论是20世纪艺术,还是当代艺术,亦或是年轻艺术家方面,是通过过去、当下、未来等三方面去应对市场的变化,满足藏家的需求,这是从产品内容上考虑的。而在整个大的市场布局上面去考量的话,像我们的网拍、私人洽购这一块儿,我们现在也是逐步地在增加这部分内容的考量,所以从大环境和实际操作上面,我们都会有这方面的一个动作去抵抗这个经济的波动。”

综上所述,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和北京匡时在市场情况并不明朗的形势下,他们都在积极地调整战略,去应对市场的变化并满足藏家的需求。资深市场专家龚继遂评论称:“今年上半年的艺术市场体现了宏观经济调整和艺术品市场自身周期性叠加带来的低谷效应,这个效应具有相当的长期性和稳定性。”而今年的秋拍究竟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趋势,各大拍行的战略调整是否奏效,还有待时间的考证。



毛焰《记忆或者舞蹈的黑色玫瑰》成交价1035万元(北京保利2015春拍)


尚扬 1994年作《诊断-3》805万元成交(中国嘉德2015春拍)


孙宗慰《蒙藏人物册》356.5万元成交(北京匡时2015春拍)


屠宏涛的《树下遇到荒木》218.5万元成交(北京保利2015春拍)


张恩利 2001年作《吸烟》575万元成交(中国嘉德2015春拍)


赵露的作品《覆膜世界-GIRL+NO.3(四联画)》138万元成交(北京保利2015春拍)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