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永砯的创作经历
依旧从达达提起


 “不能说当时的语境与今天相比并不重要,我可以说,达达会不断激励很多很多年轻人。”

1983 年起,国内艺术界出现了大量形式多样的现代运动,伴随着层出不穷的展览,青年艺术群体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大众视线中。20 世纪 80 年代,黄永砯作为“新潮美术运动”的核心人物,厦门达达的精神领袖,打破了艺术界的固有模式,成功制造了具有深刻达达意味的混乱情境。

1987 年,《<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作品的出现,明确了黄永砯创作崭新的思考与动机,他不再将艺术置于高不可攀的神圣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以一种思辨的、批判的角度去重新定义艺术于当时的地位。作为 80 年代最叛逆、最“造反”的艺术团体,黄永砯在一次展览之后现场焚烧了所有作品,并用石灰在地上写下口号:“不消灭艺术生活不得安宁”。这种自打耳光的表现方式一语惊醒梦中人,也为艺术提供了新方向。

黄永砯的计划并不止步于此。1986 年 11 月 23 日,厦门达达成员在厦门新艺术广场继续造反,他们对“现代艺术展”上的作品改造-破坏-焚烧。并在他们当时发表的《焚烧声明》上阐明:“艺术作品历来被看作是艺术家的心血,一旦创作出来,就处心积虑的保护以免破坏,艺术家就是靠其作品来显示自己的难度和伟大。”而在现场,他们也在地上写着:“达达死了!”

 黄永砯不放过艺术品,自然也不会放过美术馆。1986 年 12 月 16 日至 19 日,他曾与几位艺术家被批准在福建省美术馆展出作品,而此次他更加直接地运用了现成品,举办“发生在福建省美术展览馆内的事件展览”,就在开展前,黄
永砯鼓动一起参展的艺术家们把美术馆外的各种废弃物搬进美术馆内,展览被迫在开展后一个半小时被关闭。黄永砯再次以这种方式打破了美术馆的既有模式,事件的本身意义已超过展览的存在,我们反观美术馆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如何重新看待艺术品与美术馆的关系?这些都在黄永砯明确且激进的举动中激发出来。这种胆大妄为、敢于反抗艺术体制的“黄永砯式”做法,成为了他在国内的早期符号。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