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方法论:沉默的争执

 “世界上有一部分事物是不可言说的,对于这部分不可言说的事物,我们只能保持沉默。”黄永砯给维特根斯坦的这句名言添上自己的解释:“或者是保持沉默,或者是乱说”。

在蛇杖的媒体导览现场,黄永砯始终是沉默的。这种拒绝交流的姿态或许会为人所不解,他曾在接受杰罗姆桑斯采访时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作品就摆在那里,为什么还需要阐述?通常是作品尚未成形,或者是作品在箱子里,语言才产生作用,而且使用的语言也很简单。比方说, 述作品的材料和尺寸。如果有信息的话,它可能也是隐藏着,而且创造是否就是产生信息?创造是否可以产生一些信息所能传播的东西?所有的阐述都是试探性的,我们不要被所谓的‘作者’的阐述所迷惑。”黄永砯一如既往地怀疑固有程序,美术馆的传统,利用作品与美术馆继续争执,然而他是否能够真正地摆脱对美术馆的依附? 我们不得而知。

黄永砯不断地自我定位,然后不断地推翻和否认对自己的定位,黄永砯不断地拒绝被别人定位,然后不断纠正别人对自己的定位。他的沉默只是拒绝的表现之一,悖论才是黄永砯的标签。相对于之前的作品,黄永砯的反体制精神从维特根斯坦式的语言反抗,渐渐转换为现在空间上的争执。语言向视觉方向的转变,黄永砯逐渐回归双眼,去展示作品最为直观的力量。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