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展览“迷宫:庞茂琨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在北京今日美术馆举行。在展览现场,绘画、雕塑、装置、影像、现成品……被安插在曲折迂回的展墙之间,整个展览没有既定的观看路线,观者只能沿着狭窄的展线在作品间穿越,在穿越的过程中寻找,在寻找中发现,继而接着却又不断的在现场中迷失,这不仅吻合了展览的主题——“迷宫”,也给予了展览空间新的视觉力量。
 
熟悉今日美术馆1号场馆的二层展厅的都知道——12米空高对于作品的“吞噬”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如何使作品在这个超常规高度的展厅中彰显出所应具有视觉力量成为每一个进入这个空间的艺术家和策展人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展览之前的不可预知与作品入驻后的当下现场感对参展艺术家提出了更多的挑战,它要求艺术家必须由空间进入创作,在创作过程中预先设置好作品与空间的关系。可以说每一次展览都在不断赋予这个空间新的可能,也正是这样的可能性在促使着我持续不断地关注着在今日美术馆这个主展厅发生的每一幕。那么,在此就不得不强调此次庞茂琨个展中所赋予这个空间的可能性,以及由此延生出的关于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从展览中不难看出高旷的空间被庞茂琨的镜像迷宫拆分的支离破碎,原本这个需要“量体裁衣”的空间给艺术家所带来的空间被动性,瞬间被庞茂琨化解为主动。在迷宫巷道间,观者的视线焦点都集中在走进作品与走出迷宫的观看矛盾中,在艺术家预先设置的视觉情境中纠结、思考,这不难看出庞茂琨对于空间的超强驾驭能力。然而,这仅仅是展览显现出的最为表浅的一层意义,更重要的是在迷宫中,艺术家借用了“镜像”的原理完成了艺术家主观心理空间在实在空间的视觉折射,在他所营造的视觉幻象中实践了一次他对既有绘画秩序的出离。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