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这次展览作品的形式出离了观者对于庞茂琨艺术的既定认知,深谙古典绘画典雅气质的庞茂琨突然让自己的艺术场域变得如此“好玩”。他跟委拉斯贵兹开起了玩笑,把自画像画在了《镜前维纳斯》的镜框里;他让《思想者》变得自恋在镜前不断审视自我;他在自己的作品中重新塑造了“纳西索斯”这个角色;他在迷宫中用重重镜像机关戏虐着在场观众……当观者饶有兴趣地游走在迷宫当中,在观看庞茂琨的作品而又不经意地通过预设的镜子观看自我之时,艺术家的意图便充分实现了。因此,整个展览的设置也出离了庞茂琨作品原本的呈现方式,之前庞茂琨的作品只需要观者在画前安静的端详,而这次的展览却是一个有机体,艺术家、作品、现场、观众都是展览效果的诱发者,缺一不可。所以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不禁感叹这个空间对艺术家创作潜能的激发。在这个命题空间中,庞茂琨开始了不同于以往的创作形态——由问题进入创作,在创作中解决问题。问题由镜像开始,进而引申到自我观看,且这样的观看不是单向度的,而是存在于关系之中——自我与自我的关系,自我与他人(世界)的关系,以及真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关系。因此,正如策展人所讲“无论是自我观看,还是我看他、他看我,都遵循着“凝视”的规则,在多重“凝视”的背后不仅是原始的力比多,也同包含着整个现代社会带来的权力诉求。这些作品,并不简单遵循着“再现”的原则,而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图像迷宫,而维系其完整性的因素,则是庞茂琨的视觉秩序”。
 
庞茂琨总是喜欢不动声色地关注生活的周遭,喜欢用平静的语言来呈现现实,以至于温和的艺术态度让观者忽略了他的思考,只停留在他雅致的画面之上,沉浸在对他特有绘画技艺的迷恋之中,甚至不允许他的改变。然而,对于他自身而言,关于技术的问题庞茂琨早在研究生毕业之时已经解决。1990年代之后的庞茂琨一直不断寻找着在技术之外的突破,试图通过自己的绘画实践来提示出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家如何处理自我与现实的关系:从1990年代早期的家庭题材,到1990年代后期的“模糊”系列,再到2000年初期的《虚拟时光》系列,庞茂琨的视觉线索逐渐清晰——当技术成为表现的手段之后,以什么样的视角和态度关注现实成为他进入创作的方式和关键点。正是在这样对现实的深刻自省中,庞茂琨不断实现着对视觉和图像的自觉,特别是在2010年之后,他走得更加积极和主动。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