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回放画面四:第二历史

 

从2003年起,张大力用长达六年的时间开始进行《第二历史》的研究,此前,他完成了《对话》、《100 个中国人》和《中国种族》等重要项目。《对话》是张大力在上世纪90年代中开始的一项涂鸦计划,他在北京各处即将拆毁的斑驳老墙上涂下了一个怪诞的人头。张大力以身体力行的方式,表现着一个艺术家个体和这个城市的联系和对话。而《一百个中国人》则用拷贝的方法,直接翻制现实中一百位中国人的真实头像,张大力认为,这些被挑选的中国人,是我们的镜子,“这面镜子照出了我们自己的面容”。从某种程度来说,张大力一直在作品中尝试关注中国的现实与人之间的关系

和以前的这些计划一样,《第二历史》也是一个很长、甚至不断延伸的艺术项目,从2003年开始,他一直在各处档案馆和资料室中,寻找历史照片被改造和美化的痕迹,通过修改前和修改后的对比,来呈现图像所传达的另一种现实。渐渐地,张大力发现,这样的照片几乎随处可见,人们所熟悉的每张图片背后都有着另外一个版本或两个版本,而且有时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原始照片,他发现了更多第二甚至第三、四代的改良产品。最后,这些不同版本的照片就汇集成了一个全新作品《第二历史》。
 

《第二历史》凝结了张大力在过去6年间埋首于北京各大国家媒体机构的工作成果,这些机构存有广泛流传的旧照片及其相关资料。面对这些已经几乎被世人遗忘,已经长出霉斑、丢弃在角落的图片和背后的历史,张大力通过长时间的整理,最终塑造了《第二历史》这件作品——确切来说是一百三十余组作品。每一张图片的背后,都是一段独立而存在的、再现的历史——张大力说,他的工作是让这些我们非常熟悉的画面的真实面目浮出水面,至于研究“第二历史”的工作,将留给学者们去做。
 

犹如一个考古学家,在那里他终于发掘出了“第二历史”的原始制作证据:布满灰尘的卷宗里还保存着修改以前的照片底样,上面的文字或标记显示出编辑所做的种种改动的决定:把一幅毛主席像插入会议空间;把一个喂养羊羔的蒙族妇女身边的孩子硬性移走;给一个大庆油田的工人配以高耸的油塔。
 

这些照片,张大力都提供了详细的出处说明,他认为自己作为艺术家,仅仅是收集资料和进行展示,而不是加入个人情感,对历史作出说明,作品的意义将会在对公众的展示中自动地凸现出来。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