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回放画面五:愚公移山
 

2015年,张大力最新完成的作品是一组雕塑,名为《愚公移山》,这组雕塑有四件,材质是铸铜,据他介绍,这组作品体量很大,雕塑比真人大两米,展出形式也不同于以往,作品不是放在地下,而是放在一个很高的柱子上。仰望《愚公移山》,等同于俯瞰众生。
 

关于《愚公移山》这组雕塑作品的创作由来,张大力解释说:“我们这代人的生活可能大致都是一样的,上小学的时候读的第一本书就是毛泽东的老三篇(即《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纪念白求恩》),那个时候我们没有课本,因为那个年代学校被关闭了,当时对《愚公移山》印象特深刻,经典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力量和思考的源泉,所以我觉得当代艺术可以从任何地方去抓取你的源泉和创造力,在这样的机缘下我把《愚公移山》创作了出来。”这个作品先后参加2015年的艺术北京,成都公共艺术项目和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
 

张大力从2008年的《风•马•旗》到最新作品《愚公移山》,这些作品都是某种延续,或者说是整个系列中的一部分。张大力说自己的作品首先是跟中国的现实有关系,其次跟他个人的生活经验有很大的关系,他的作品都是从个人经验和生活中找到元素并进行创作,《愚公移山》也是延续了过去一贯的思考方式。
 

关于接下来的创作计划, 张大力说:“我的每个计划都需要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去完成,当初做《蓝晒》也差不多用了五年时间,这五年不光解决精神问题,我还要研究一个新技术,研究技术问题要花三四年的时间,当技术完成发现并没有表达出你想象的东西,马上要转移目标实验第二种技术和第二种表现形式,又需要好几年。一件真正的好作品出现确实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才能把想法表达出来。”
 

从1985年到2015年,从唯物到唯心, 如今在张大力心中“人想什么,思考什么”更为重要,正因如此,才激励他一直在艺术道路上一往无前地探索、追求。

 

张大力,1963年生于黑龙江,1987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美院),1989年移居意大利,现工作生活于北京。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张大力就以街头涂鸦的作品“对话”而闻名,他是最早关注民生并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的艺术家之一。在以街头涂鸦系列成名后,张大力开始介入“民工”题材,关注底层人物命运的改变。他用肉皮冻做了30个民工的头部雕塑,接着用树脂做了100个,他称之为《100个中国人》。张大力从艺30年,所有的作品都是与其生活、环境息息相关,从环境的变化到人的变化,从外在世界的变化到人物内心的变化,从《对话》涂鸦到《肉皮冻民工》,从真人翻模的《一百个中国人》到《风•马•旗》利用民工的真身雕塑,用硅胶材料、真马标本,再到《我们》更为极致——真人尸体。张大力的作品直接追问“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这一永恒哲学命题,一万个人有一万种解读。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