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绝对艺术&张大力

绝对艺术:您一直作为一个极度关注现实的艺术家,从AK-47到18K至今,一直是在用作品与社会对话,您认为艺术家,特别是当代艺术家和身处的现实社会应该是怎样的关系?艺术可以成为改造社会的一种力量吗?


张大力: 我的作品都没有离开两个东西,我个人的生活和我生活的现实环境。当时北京的环境变化很大,主要关心环境。当时我做涂鸦的时候,有一个街道突然就没了,变成一个很暴力的现象,所以我在墙上写AK47,想表达这种暴力的感觉。AK47这种武器不仅代表一种武器,更代表一种暴力思想。后来,我把AK47抽出来,把它画成一个人脸,也有这个含义。后来,我凿成洞以后这个作品做完了,所有的意思都已经说完了。

 

之后我将焦点放在了这个城市最重要的群体——位于社会底层的民工。他们放弃土地,从农村到城市里来寻找美好生活,他有梦想,变成一个城市的人,但是没有户口、没有资本、没有各种社会关系,就会陷入一种困境。虽然梦想很伟大,但是很无奈、很无力,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和现实,我就开始表现这些人,最早做了《肉皮冻民工》。接着又做了全身翻模的《100个人》、《种族》把现实完整地记录下来这样一件作品。这个作品不仅仅是为了现代人做的,它是为了后来三十年,四十年以后的中国人看的这个作品,是一个为历史做的一件作品。

 

绝对艺术:您这三十年的艺术创作历程,经历了很多艰辛和挣扎,也获得了许多认可,面对今天汹涌的物质世界,您一直坚持的关注民生的立场会随着时间的不同有哪些变化?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