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您以往的作品大多是以人体作为主要表现形式,而且多是采用直接在真实的人物身上翻制,这些创作方式都是出于什么考虑?这其中有什么需要突破的技术性问题吗?
 

张大力: 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什么叫雕塑?雕塑难道就是给一个人塑像吗?这个概念太死板,我想打破这个概念。把一个东西翻成立体的是不是一个雕塑呢?从1999年我就采用了这个手段。我觉得用直接翻制的办法更简单,更深刻。一个好的作品应该是非常简单的,越简单的东西越能打动人。所以,我干脆就直接翻制了,先翻制这些人头,然后翻制人体,不是真正的用手工创作的一种雕塑,而是用这种手段记录了一个时代人的一个状态,可能叫新雕塑方法。

 

绝对艺术:这次与武汉合美术馆的回顾展是不是依然还是把焦点放在"城市与民生"这个大主题上?
 

张大力:武汉合美术馆的馆长黄立平先生是一位非常有情怀的知识分子,他既是一位思想家,也是一位哲学家,他也是我的收藏家,他从第一次来参观我的工作室,就非常喜欢我的作品,主动邀请我在合美术馆举办从艺30年来第一个关于我的艺术之路的文献展,这次展出的作品从我14岁创作的绘画到52岁之间长达30多年的所有重要作品,是一个回顾展,也是一个文献展。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