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当代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中国现在最先锋的思想,你是怎么样保持你的先锋性的?
 

张大力:这问到了一个根本的问题,一个艺术家如果二十年、三十年或者五十年持续地创作,不停地产生作品,这个动力从哪儿来,灵感从哪儿来?艺术创作绝对是一个理性的创作,艺术家一般保持自己发动机每天运转,就要牵扯到一个思想的问题,如果一个艺术家没有哲学观和世界观就没有办法继续创作。我认为艺术创作有三板斧,第一个是年轻的时候靠着自己的热血、靠着冲动;第二个随着时间作品要沉淀下去;第三个上面,很多艺术家就消失了。你创作不了了,开始随大流,哪个卖得好就画哪个。做艺术家思想要特别锋利,就必须建立自己的思想,必须懂得“道”,没有“道”,“器”对你来说就选择不好。所以当我采取批判现实主义以后,我的创作非常容易,我可以每天创作新作品,这些新作品就在你的旁边,每天大家熟视无睹的或者是轻松放弃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好的东西,我把这些东西放在美术馆里,放在画廊里,让别人用另外一个视角去看,让你产生思考。

 

绝对艺术:您下一步还有什么计划?创作上还有什么新的突破?
 

张大力: 我的每个计划都有五年左右,做《蓝晒》也差不多五年了,这五年不光解决精神问题,我要研究一个技术,研究技术问题要花三四年的时间,当技术完成发现并没有表达出你想象的东西,马上要转移目标实验第二种技术和第二种表现形式,又需要好几年。一件真正的好作品出现确实需要五到八年的时间才能把想法表达出来。《我们》这个作品算是我前面所有思考的一个节点,一个终结。从《我们》以后我更关心人的思想,更想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