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艺术:您怎样看待艺术创作与现实之间的关系?

 

张大力:创作的时候确实是有规则,但是这个规则是一个思想上的主线。这个世界可能有一亿种思想,我们怎么去利用我们活着的这段时间来表达我们自己的思想?一个人一生三万六千五百天,这是满打满算,活一百岁,你在三万六千五百天,起码应该拿出一万五千天,因为前边有一部分都在睡觉,所以每个人都很平等,不管富穷,最后都会死。在这三万六千五百天我们作为一个艺术家怎么能够迅速地表达我们的思想主线?还有我们生下来每个人都不一样,有的人感情强烈,有的人含蓄,所以我们应该结合自身的条件找到创作方法。从一开始的理想到后来的艺术创作,我认为思想主线要一以贯之。如果能贯穿到七八十岁,他的作品会变成一个大的作品,因为他的思想脉络很清楚,别人也能看到。
 

回到我的作品,我是用很多种形式不同的办法表现这样一种思想的脉络,比如说我用档案、雕塑、绘画,然后我用行为或者是文字,我创作的所有东西,所有形式,最后都表现出一种思想,就是批判现实,对中国当下的一种关心。我们不能说自己是一个画匠。当然我不反对在艺术学院里学完了靠这个生活,但我觉得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作为半个知识分子,有责任,有担当,在三万六千五百天要做出一些事情,这样你看到一些现象的时候就会有感而发。批判现实主义是我的主线,我把我内心的思考和想法,包括我看的书,用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呈现出来,让大家看到我的作品的时候能看到问题,他会产生想法或者是有一种感动。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