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朋友圈比以前冷清了。过去热闹的时候,朋友们都会互相频频点赞或留言,而现在,点赞或留言的数量大幅减少,朋友们发出的微信甚至经常没人点赞,虽然偶尔一天中也有几条微信能够引得朋友们纷纷点赞或留言,但总体上我感觉大家对微信疲倦了,一方面微信的模式逐渐陈旧,只不过由于它完全取代了短信,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电话,所以它的通讯功能让其生命得以延缓,另一方面,尽管其它软件已经出现,但还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或革命性的更新,短时间不太可能发生当年交流的阵地从传统网站转到微博,再从微博转到微信的情况。
 

我的微信朋友半数是艺术界人士,因此对艺术界的微信朋友圈有一些局部性的感受,《绝对艺术》杂志的裕君兄嘱我写点文字,内容不限,再加上目前我自己的状态,也不想正儿八经地长篇大论,所以就粗浅地谈谈对微信朋友圈的零星感想。微信朋友圈虽然跟现实的艺术界不完全对等,但也反映了艺术界的许多习性,或者说陋习。一个人在现实中给人的印象,往往跟在微信朋友圈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现实和微信朋友圈都有表演的性质,很难判断一个人究竟是在现实更真实,还是在微信朋友圈的表现更真实。微信朋友圈提供给我们的主要是朋友们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在现实中,朋友们碰到后,常常会庸俗地问或被问“最近在忙什么?”,这样的问题很尴尬,至少我每次被问到,总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但我目睹过艺术界不少人士还没等别人问“最近在忙什么”,就开始宣传自己,把自己近一个月,未来一个月,甚至未来一年的工作都讲一遍,其实是很折磨人的。
 

虽然在微信朋友圈“潜水”会被人骂,但我发现“潜水”可以避免惹是生非,我好长一阵没有发微信朋友圈,也很久没有大面积点赞或留言了,虽然有时候看到朋友发出的特别有价值的微信,也很想点赞或是留言,但还是尽力控制了自己,因为多次有朋友发私信责怪我,为什么给另外一个朋友点赞,而不给他点赞:“这是什么意思?”所以后来我干脆就都不点赞了。最让我惊讶的是,私下里某某曾数次跟我说某某某如何烂,如何恶心,如何不可交往,结果给某某某点赞最勤的却是某某。微信朋友圈不可避免地沦为了一处维系人际关系的场所,艺术圈又只有这么大,点了谁的赞,意味着跟谁认识,虽然不一定是熟识,但私下总会有人打听:谁和谁关系僵硬,或者最近闹翻了,又谁和谁有一腿。


现在的微信朋友圈对我来说,更多的成为了烦恼,尤其让我犯愁的是常有朋友发来他的活动消息,甚至强制要求转发到朋友圈。可能是我过于看重微信朋友圈,或不太懂得微信朋友圈的玩法,总觉得任意发出一条微信,会浪费了朋友们点赞或留言的情谊,虽然点赞可能对一些朋友来说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要说微信朋友圈的内容,最让我头痛的就是自拍,不管是靓女丑女还是俊男丑男,我都受不了隔三差五的,甚至是每天的自拍,丑的就不说了,靓的看多了也会令人反感,所以我基本上屏蔽了特别爱发自拍照并且自我感觉良好的朋友,以免破坏了他们曾给我的靓女靓仔的最初印象。
 

最后也是最想说的,是微信朋友圈最大的好处,其实也是最大的害处,就是微信朋友圈屏蔽了敌对方,由于圈里都是朋友,发微信总是会被朋友点赞,留言基本上也大都是认同,以至于常常让人产生幻觉,即便是很糟糕的事情,也会在朋友们的称道中迷失了自己,忽略了事情的负面缺陷,或者是每当取得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也会因朋友们的好意或无意的赞誉,而无限放大所取得的成绩,以至于自我膨胀,我觉得这种情况最应警觉。
 

 

 


段 君

批评家,策展人

清华大学博士

现任教于北京理工大学(艺术理论研究部)

兼任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曾参加2007-2015年第1至9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