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身体承受力作品:
 

何云昌作品中的极端行为如:《上海水记》中,何云昌从上海苏州河下游用水桶取10吨水,倒入船舱中,运往上游5公里处,再用水桶一桶一桶将10吨水倒入苏州河中,使其重新流淌5公里,全程历时8小时。艺术家通过精心设计的过程冗长而反复,近乎强制性的实施一件事实意图表达:人在精神心灵层面靠着“意识”去促动,就如之前提到的关于笛卡尔将“思”或“自我意识”当成了哲学的绝对根据,并由此凸显了他心灵哲学的一个显著特点,即“自我意识”被置于首要和核心的地位,成为各种心灵概念,“思”是通过对一切事物(知识)的普遍怀疑并且彻底排除一切错误和虚假后留下的唯一可靠的“剩余”。世界上一切东西包括人类知识中的所谓“真实”都可能是假的,只有“思”的存在和“绝对性”不能是假的。因此,对于人类知识,一切真实的东西归根结底都根基于“思”,“思”由此获得了的“纯粹”和“本愿”的意义,并构成了一切知识真实性的基础。

何云昌作品在实施以及时间的持续性中考量的是作品内部的精神喻指,之所以通过身体耐久性,极端性去呈现就是基于一种认知:就如《一米民主(与虎谋皮)》中何云昌邀请25位艺术家好友到其工作室就此行为作品以不记名方式投票,以决定是否在何云昌身体上开一条长1米,深0.5至1厘米的创口,经过三轮投票,25位艺术家中有12人赞成,10人反对,3人弃权。投票后何云昌在没有进行麻醉的前提下,由一名医师在何云昌身体右侧,从锁骨直至膝盖下方切出一道一米长,0.5至1厘米深的伤口。另一个作品《一根肋骨》实施于2008年8月8日,何云昌以手术方式取出自己左侧第八根肋骨,之后与母亲和几位女性朋友戴上那根肋骨制成的项圈分别合影。以上两个作品就打破了人类思维中所认知的身体的承受能力,在做作品之前,肯定会对作品造成指射性,当我们对“身外之物”还持有一种热情和愿望的时候,事实上的所谓不学所致,亦能引发出大意至深。那么,基于这种认知的话,身体对于环境、疼痛的忍受力都会加大。何云昌也于近五、六年开始辟谷,预备实施方案期间的一两个月都会有辟谷,从而保持良好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何云昌形容辟谷期间身体处于极其安静的状态,心灵及各种感观也随之被打开,能听见树叶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冬天身体犹如披上了一层羽毛。这种够触身体极限之前的绸缪,既是一个职业艺术家对作品执行的审慎,也是对日常状态下,精神惯性的一次打破重启,对普罗大众的曲解和误读做出了不言而喻的澄清。


何云昌在2015年草场地墨斋个展访谈中说到:“我做作品几乎是没有底线的,我的底线是把命保住就行。我借行为艺术这种方式表达了我还在乎什么,和我鄙视什么。看到这个时代的缺陷和丑恶,以明确的、深刻的、尖锐的方式表现出来。想去表述什么,要选择一个方式。我也会害怕,只是在实施作品的时候我选择的方式和强度都超过了我和所有人在正常情况下所能承受的限度。在之前,我需要承担普通人要面对的所有的焦虑、恐惧和不安。影像和图片包含了无限的信息量,在阅读这些东西时需要一些穿透力,作品不可能完整的呈现出来。我做东西不局限个人的需求和感受,可能关乎这个时代的现象,关乎一切。很多作品所指射的是我当时看到或感受的东西,让我感到必须要呈现和表述,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承担的任何恐惧和风险我都要面对它。”
 

何云昌的行为作品内部的呈现方式,揭示出道德或精神的某些意指。体现了作品中物质及非物质的特点,作品是精神折射的倒影,人的认知通过思维的传达与身体产生共振性,从而激发身体的潜能。然而,何云昌在精神、灵性上的建构,延伸扩张了自身身体的界限,以体验式行为打开身体的觉悟性。
 

身体艺术强调的是人类最基本,真实的感觉。艺术家的“身体”与“意识”原本在哲学层面上二元对立的论点下,奇妙地将两者融合,重新创造并更近其功用,试图打破既定的固化的社会理论形态,颠覆理论家、医学家对身体的阐释,使身体这一概念更加自由化,反抗一切体制束缚下的身体理论,用身体策略反抗种族、性别,社会准则和制度对人性的压抑及束缚.
 

在笛卡尔的身体和心灵二元对立论中其强调了人类的潜在意识影响视觉经验,并反射到身体体验。何云昌能将物质层面的身体用到极致,主要是因为其在内心层面上的构建推动了身体的体验。将身体所能承受的所谓界限通过辟谷,冥想去打开边界,去承受常人设定的不可能承受之痛,以及在时间长度上的煎熬。

《视力检测》

行为作品。

2003 年11 月27 日北京,

何云昌注视1 万瓦灯光1 小时。

使自己视力下降。


 



何云昌

1967 年出生云南,

1991 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系,获学士学位,

1993 年辞职为职业艺术家,

现居住和工作在北京。

主要联展

2014“横滨三年展”,日本,横滨

2013 “变位”,第55 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2012“广州三年展”,广州美术馆

2011 “成都双年展:日用- 常行”,成都

2010“改造历史” ,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2009“第十届福冈亚洲艺术三年展”,

福冈亚洲美术馆,日本,福冈

2005“墙” 中国当代艺术主题展,

北京世纪坛美术馆与美国巴甫洛奥本诺美术馆

2003“沙迦双年展”,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2002“釜山双年展”,韩国釜山

2000“不合作方式”,上海东廊画廊



 



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